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永遠下去(日*雛)

  日番谷 冬獅郎,堂堂的第十番隊長,俗稱的天才,才幾歲就當上了隊長,許多人對他佩服不已,但也有人認為他只是個難搞定的小鬼。   「什麼天才嘛……」日番谷皺緊眉頭,躺在床鋪上喃喃的說著「如果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不能保護…那稱天才又有什麼用?」   「可惡…總有那麼一天…我會追上妳心目中的〝他〞。」日番谷憤憤的說著,閉上了眼…   清晨,明明是一個睡大頭覺的日子,竟然被隊長挖起來開工…   「哇啊……」亂菊一開口又是一個哈欠   「妳到底幾點睡啊?」日番谷不耐煩的說著   「誰叫你昨天看舍隊,看到兩點?現在才六點就挖我起來…」亂菊又打了個哈欠   「誰叫妳要陪我的?我不是說妳可以先回去嗎?」日番谷瞪了亂菊一眼   「是是是…如果隊長不是小孩子的話,我早就回去了。」亂菊吐了下舌頭   「妳這是欠扁嗎?」日番谷狠狠的說著   「我沒別的意思!」亂菊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   「呼…呼…日番谷隊長!亂菊!」吉良喘噓噓的跑到十番的門口   「怎麼了?吉良。」亂菊問著   「桃…桃醒了!」吉良馬上回著   「真的嗎?」日番谷馬上跳出辦公室,跑到第四番…   日番谷皺緊了下眉,他壓抑著心中的興奮,直衝向第四番隊…   「桃!」日番谷衝進了病房,看雛森好端端的坐在病床上…「桃…雛…雛森?」   「…………」雛森好似沒聽到一般的不理會日番谷   「…桃?雛森?」日番谷又叫著,只是雛森呆呆的看向窗外…   「啊!日番谷隊長那麼快就來啦?」卯之花看到日番谷急忙的說著   「桃她怎麼了?!」日番谷一見到卯之花就吼了出來   「日番谷隊長…請你冷靜一點。」卯之花冷靜的帶日番谷走出病房「雛森她…她雖然醒了,但是一直處於恍神狀態,我想可能是因為她的腦袋反應不過來…也有可能是因為昏睡太久而腦退化…」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聽的冒汗,蹙著眉,咬著牙「那現在怎樣了?」   「如果她過了幾天還是在恍神的話…可能就不可能再變正常了。」卯之花沉著臉   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日番谷低下頭,握著拳   「有空,就找她多聊聊吧,說不定…她會有些反應。」卯之花拍拍日番谷的肩膀,隨後走去   日番谷望了眼雛森,嘆了一口氣後,走進病房裡…   「雛森…我在這裡啊…看看我吧。」日番谷感到無助的走到雛森面前說著,雛森呆望著日番谷   「妳還記得我嗎?妳會說話嗎?快跟我說妳醒了啊!」日番谷有些激動的說著,邊扯住雛森的手   「啊…」雛森發出了一聲   「雛森?!」日番谷又扯著不放「妳有反應?」   「啊…」雛森看著被扯住的手,不解的盯著日番谷看,突然喃喃的說著「藍染…隊長……」   「────?!」日番谷突然覺得一陣頭暈,咬牙切齒的說不出話來   「你…藍染隊長……」雛森哭著反扯住日番谷的手袖「快帶藍染隊長…回來啊…!!」   「……………」日番谷揮開雛森的手,搖搖晃晃的走到窗戶旁邊,此時此刻的他,才發現自己第一次如此的想哭……   「啊啊…藍染隊長呢?」雛森揮著手,緊張的猛問著「快帶藍染隊長來啊!誰都好,快點救藍染隊長啊!」   「雛森!藍染才是這些事情的陰謀者!妳沒必要為了他而把自己搞成這樣子!」日番谷振作的走到雛森旁邊,搖了搖她的肩膀「妳快點醒醒啊!別再陷入恍神狀態了!」   「你…你叫日番谷,對吧?」雛森這麼一說,日番谷又覺得一陣痛楚「日番谷,快去救藍染隊長!快帶他來看我啊!」   「……妳還是聽不懂嗎?」日番谷又重創了一次,無力的跌坐在地上,開始無助的鼻酸起來…一滴一滴的眼淚無預警的掉下來…「求妳…快點忘了他吧…」   「日番谷?藍染隊長?」雛森又開始恍神的說著「藍染隊長…藍染隊長!」   「隊長?」亂菊跟吉良終於到了第四番…看到日番谷無助的坐在地上哭著…讓兩人都不禁顫抖了一下…   「日番谷隊長…?」吉良用顫抖的聲音叫著日番谷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流著淚的臉,看著亂菊跟吉良,咬了下牙,無奈的又低下頭   「隊長?雛森怎樣了?」亂菊第一次見到日番谷如此的沮喪…   「亂菊?吉良?」雛森望著他們「藍染隊長呢?快帶他來啊!」   『…………』亂菊跟吉良兩人互看了一眼   「雛…雛森,妳忘了嗎…藍染把妳刺傷後,就跑了啊!」亂菊急忙的說著   「不!那不是真的!」雛森死命的搖著頭,眼神猙獰的瞪著在場的三人「你們…你們都不想讓我跟藍染隊長見面,所以才這樣子騙我,對不對?」   「不是的,雛森,妳應該知道我們對妳是不會說謊的。」吉良馬上解釋「而且我猜妳根本就是不想接受事實而已。」   「嗚…才…才不是!沒那回事…只是你們一直騙我而已!」雛森搖著頭大吼著「不是…不是…沒有那種事情…」   「雛森!!」吉良生氣的罵著,一手拉起雛森「妳想清楚一點,記得了沒?」   「吉良…別逼她了…」日番谷拍掉吉良的手…「我們走吧…回去吧…」   「隊長…!!」亂菊愣了一下   「不用再說了,松本。」日番谷拿出刀子,瞪著亂菊跟吉良「快走!」   『…………』兩人無奈的走出去   日番谷看了雛森一眼,   「我先說…我沒有生氣,只是失望而已…如果妳要去找藍染就去吧。」日番谷轉回頭就走出病房… ────。   「…長…隊長……隊長!」亂菊搖著日番谷   「啊……?…松本…你來我房間幹麻?」日番谷皺著眉頭,瞇著眼看著身旁的亂菊   「你還說!都幾點了?還在睡!」亂菊硬把日番谷拉起來,日番谷依舊懶懶的瞇著眼坐在床上   「……我…我今天請假一天…」日番谷說完,又倒回床上   「喂喂!隊長!怎麼可以這樣啊?我不准假!」亂菊捏了捏日番谷的臉   「嗚~很痛耶!」日番谷皺了下眉,把亂菊的手拍掉,用棉被緊緊包住自己「我是隊長,我說什麼,妳就做什麼!」   「你在說什麼啊?今天是出去找虛耶!跟虛打耶!」亂菊猛搖著日番谷「你要我自己去?」   「對啦!那麼煩幹嘛?」日番谷的語氣變調,從懶散變成生氣…   「…好吧,如果隊長要這麼孩子氣的話…」亂菊無奈的聳了下肩,轉身就走掉了… 『日番谷,快去救藍染隊長!快帶他來看我啊!』…雛森是用什麼樣的心情求我去找藍染?…就只是單純的恍神…還是向吉良說的…她不想認清事實? 『你們…你們都不想讓我跟藍染隊長見面,所以才這樣子騙我,對不對?』…雛森是不是因為太傷心了…才會說出那種話?   是不是我自己本身的關係,才會說出那種話…『我先說…我沒有生氣,只是失望而已…如果妳要去找藍染就去吧。』…其實我很生氣,怎麼樣才能讓妳逃出有他的陰影?妳卻總是把他看成最重要的…那我的地位在哪?   算了,總覺得…現在好累喔…頭一次覺得,身體是這麼沉,這麼重…   就這樣子…一直睡下去好了…永遠都不要醒…   就當自己已經完全的死了…   就當自己已經不在這裡了……… ────。   「谷…隊長…日番谷隊長…隊長?」來叫日番谷的…不是亂菊,而是一個普通的死神…   「幹麻?怎麼擅自進來?」日番谷皺著眉頭,不耐煩的看著那位死神   「我是來報告的…」他還沒說完,日番谷又怒瞪著他   「不會去跟松本報告嗎?」日番谷一付理所當然的說著   「就是松本副隊長她…她被虛閃打到了…現在在第四番休息。」他說完後,馬上閃出房間…   「什…麼?」日番谷搖了搖頭「不是真的吧…?」   日番谷馬上起身,看看天色已經晚上了… ────。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坐在亂菊床的一旁,皺眉看著亂菊…   又是我的錯了…為什麼要讓亂菊自己一個人去找虛?明明知道她會被打傷…卻還放她不管…   『我不會讓女孩子受傷的…戰鬥本來就不該讓她們來做。』我還記得…這句話是我對修兵說的…為什麼…自己卻犯這種錯誤?   「……隊長…」日番谷一轉頭,亂菊睜著眼看著日番谷,亂菊淡淡的微笑了一下「這不是隊長的錯。」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皺著眉頭,眼裡又有淚水…   「隊長啊~什麼時候那麼愛哭啊?」亂菊又笑著,坐起身拍了拍日番谷的肩膀「是不是小時候都沒哭過…所以長大後一並哭出來啊?」   「妳…妳少亂講!」日番谷撇開頭,背對著亂菊   「是是是~」亂菊賊笑著   「…松本,」日番谷小聲的講著「對不起。」   亂菊微微一笑,雙手抓著日番谷搖   「你說什麼啊?我沒聽到耶~」亂菊故意的搖晃的大力   「松本!!」日番谷掙脫開來,馬上跳離亂菊一段距離   「嘿嘿?」亂菊咧嘴笑著「啊!對了…雛森她…」   「────?!」日番谷一聽不禁抖了一下「怎…怎麼?」   「雛森她醒了。」亂菊低頭笑著「她醒了…但是她還是有點在意…你該去安慰一下她吧?」   「……松本?」日番谷皺了皺眉   「快去吧!我沒事的~」亂菊揮了揮手   「那…我去看看她!」日番谷轉身就跑走了…   「……嗚!這次的大虛…沒隊長在,真的有點難對付。」在日番谷走遠之後…亂菊摸著腹部慢慢躺下…「話說…我在昏倒之前,救我的那個人…那個背影…又是『離去』啊…」 ────。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傻傻的站在雛森的病房外「…我該進去嗎?」   「日…日番谷?」從房內傳出雛森的聲音   日番谷在門外抖了一下,正想偷偷的走掉……   「日番谷…不要…離開。」雛森好像猜透他了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硬著頭皮走了進去「妳…還好吧?」   「…對不起,日番谷。」雛森抬起頭,一臉內疚的說著「我恍神時說的話,我全聽都吉良說了…很抱歉…」   「……沒什麼啦!」日番谷嘆了口氣,坐到一邊的椅子上「反正妳就是那麼讓人頭大。」   「……但是…日番谷,你真的沒想過嗎?」雛森呼吸急促起來,眼睛瞪的大大的   「…………?」日番谷一臉疑惑的看著雛森   「說不定…說不定!」雛森激動的說著「說不定藍染隊長是因為聽到市丸的說使,才會這樣對我們的,他之前人不是很好嗎?對不對?」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蹙眉搖著頭「藍染已經承認自己所做的一切,不是市丸說使他的,市丸是藍染的手下!」   「不、不是這樣的!」雛森死命的搖著頭「你應該知道市丸做了很多的壞事!他那副樣子!你還記得的吧?」   「…雛森,妳不知道妳這樣說,會傷害到另一個人的…」日番谷冷靜的說著,雖然表面上沒事,但心卻抽痛了一下「難道…藍染的一切…就藍染一個人…在妳心中比我還要重要嗎?」   日番谷問著自己這些年來的疑問,是在生氣和憤怒下衝動問的…   「……日番谷,你知道我是最尊敬藍染隊長的!」雛森試著辯解「你也應該知道的,對吧?我是因為尊敬藍染隊長…才努力的變成五番的副隊長的!」   「那妳可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第十番的隊長嗎?我為的是什麼?」日番谷皺緊著眉,喘不過氣的大口吸氣著…「妳又知不知道,我在不能進入延靈庭前的痛苦,我這麼努力的進來這裡,為的又是什麼?」   「……日番谷?」雛森瑟縮了一下「你…你還好吧?」   「妳說啊!我為的是什麼?」日番谷氣的大吼   「日…日番谷…?」雛森霎時覺得面前的日番谷並不是先前認識的那一個,不斷的顫抖著   「……………」日番谷注意到雛森正在害怕,呼了一口氣就走出病房「我…太衝動了…我想出去冷靜一下,抱歉,讓妳這麼害怕…再見。」   「日番谷……?」雛森就看著日番谷走離病房…雛森皺了下眉頭,眼淚就掉了下來「對不起…日番谷…」 ────。   「……隊長?」亂菊本來正睡覺著,突然睜開眼這麼說著   「啊…妳…妳醒著啊?」日番谷原本站在外頭,被亂菊一叫,就走進病房…   「怎麼了?」亂菊一針見血的問著「跟雛森說了什麼了?」   「我…一時激動…嚇到她了。」日番谷吐吐的說著   「隊長啊!你真的很不了解女人耶!」亂菊一說就是吐槽   「啊………?」日番谷默認的抓了抓頭   「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去找雛森嗎?」亂菊看向日番谷   「妳不是要我去找她…安慰她嗎?」日番谷懦懦的說著   「對啊!是安慰!不是跟她說你多在意她!」亂菊向日番谷吐了吐舌頭「你真的是笨的可以!」   「…………」日番谷黯淡的低著頭   「好啦!事情都過去了~不會有事的啦!」亂菊最後還是安慰了日番谷一下   「………喔。」日番谷盯著地板「對了…最後妳…是被誰救回來的?要好好的謝謝那個人一下…謝謝他…在我不在的時候…救了妳……」   日番谷的音量越來越小聲,最後的『在我不在的時候,救了妳…。』這句話根本是給螞蟻聽的。   「哦…那個人唷…」亂菊想了下,日番谷則是好奇的看著亂菊,只不過是說個人名,需要想那麼久嗎?   亂菊沉默了一下…   「你真的想知道?」亂菊歪著頭問著   「嗯?不能知道一下嗎?」日番谷挑了下眉   「那個人啊!…已經不在屍魂界了。」日番谷猛抬起頭看著亂菊,亂菊則是輕鬆的淡笑了一下   「是他啊……」日番谷又低下頭「真令人意外。」   「嗯?是啊…」亂菊點了點頭   「……那個…松本…」日番谷正開口…吉良就衝了進來…   「呼、呼、呼……亂菊…」吉良喘著氣…抬頭看到了日番谷「啊!日番谷隊長也在啊?」   「怎麼了?」日番谷看向吉良   「呃…我剛才去看雛森…發現她不在她的病房裡…」吉良皺眉抓頭著「問了人…也沒人知道她去哪了。」   「呃?」亂菊皺了下眉頭「跟我想的不太一樣…」   「她…她不會是被我罵了之後,真的跑去找藍染了吧?!」日番谷焦急的衝了出去…   「吶、吶,吉良…」亂菊在日番谷走遠了之後出聲「是雛森…拜託你的吧?」   「呃?」吉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亂菊「妳、妳怎麼知道?」   「嘻…我認識你認識多久了?」亂菊偷笑著「沒想到雛森會偷跑啊?」   「嗯,她也終於不耍日番谷隊長了…那不是很好嗎?」吉良微微的笑了一下   「是啊,隊長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啊。」亂菊笑了一下又收起笑容「我…看到他了,是他救了我的。」   「咦…?」吉良看向亂菊,急忙的問著「他、他有說什麼嗎?」   亂菊搖了搖頭「沒有,他什麼也沒說,我就看著他的背影離去了…」   「是嗎……」吉良低下頭,又向亂菊微微笑著「辛苦妳了。」   「不會。」亂菊也笑著「接下來…希望隊長能找回雛森呢!」   「嗯。」吉良也點了點頭 ────。   日番谷衝到第五番的辦公室裡,卻沒看到任何人的影子,日番谷焦急的又衝回第十番…希望雛森會在那等他,結果也沒見到人…最後日番谷從第一番問到第十三番,都還是沒有雛森的影子…日番谷喘噓噓的坐在十三番的屋頂上休息著…   「可惡!」日番谷大口的呼著氣「那傢伙…不會到人界了吧?」 〃   『小獅郎!』   『不要叫我小獅郎啦!』   『如果你也能跟我一樣上學,我就不叫你小獅郎~』   『哼,我一定會比妳早一步當上隊長的!妳給我小心了!』   『來呀~等小獅郎變隊長的時候………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〃   「…〝在我變隊長的時候……〞…………」日番谷想起以前的事情…一幕幕的上演在腦海裡「嗯…怎麼會想到以前的事情呢?…那、接下來,她講了什麼啊?真糟糕…我忘了…」   日番谷努力的想著最後雛森說了什麼… 〃   『等小獅郎變成隊長的時候………』   『什麼啊?妳要我還不要勒!』   『什麼跟什麼?我可是把………交給你了耶!小獅郎怎麼能不負責任呢?』   『好啦,好啦…我看〝天底下會跟妳在一起的,可能就只有我吧〞!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〃   日番谷想到這裡,突然整個人跳了起來…感覺一根根的寒毛都豎了起來…   「我想到了!!」日番谷開始跑向一個方向……「我真笨啊!」 〃   『等小獅郎變成隊長之後…為了鼓勵小獅郎~我跟你交往好了!』… 『什麼跟什麼?我可是把〝我自己〞交給你了耶!小獅郎怎麼能不負責任呢?』……  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   『到那個時候…我們可要找婆婆來當我們的見證人喔!』   『好啦,好啦…真受不了妳…』   『到那個時候,我們可要在這裡碰面喔!』   『………嗯。』   『然後,我們就要在一起,永遠、永遠…就這樣子走下去…!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〃   「她不會…要在這個時候,跟我提起以前的事情吧?」日番谷紅了點臉,奮力的衝向了自己出生的地方… ────。   「小桃啊…」一個白髮皤皤的老婆婆從破屋子裡走了出來…她可是照顧著小時候的日番谷跟雛森…她用沙啞的聲音說著「妳在等獅郎嗎?進來等吧!晚上天氣都變涼了…」   「啊!婆婆,不用的…您先進去吧!」雛森攙扶著老婆婆「您的身體要緊,可別著涼了!」   「好好…小桃就跟婆婆一起進去吧!」老婆婆抓著雛森   「……婆婆,妳覺得…小獅郎會來嗎?」雛森一臉不安的問著「他還記得那件事情嗎?」   「會的,會的,獅郎的記憶力很好的~」老婆婆幫雛森打氣著「妳可要相信他喔!」   「嗯……我會的。」雛森點了點頭「那我們先進去吧…」   「嗯嗯。」老婆婆高興的笑著   「雛…雛森!」日番谷在她們身後叫著「呼、呼啊…」   「日番谷?」雛森瞪大眼看著日番谷「你…你原來還記得啊?」   「呿…」日番谷插著腰,撇著嘴,一副生氣的樣子「什麼記得不記得的啊?」   「呃…你不是記得小時候的事情才來的嗎?」雛森皺著眉頭   「什麼事啊?」日番谷搔了搔頭   「……沒事。」雛森搖了搖頭,老婆婆在一旁默默的不說話   「忘記的人不是妳嗎?」日番谷挑了個眉「明明說我當上隊長就要跟我交往的…我都當了多久的隊長了?現在才跟我說這件事情,我還以為妳忘了勒。」   「呃?!」雛森縮了縮脖子,紅著臉「你明明就還記得嘛…」   「廢話!我當上隊長後,我在這裡可是等了整整三天耶!」日番谷不是滋味的皺了皺眉「還被山本罵的半死…結果妳竟然沒來!!」   「我那時候忘了嘛……」雛森嘟了嘟嘴   「…………那現在呢?」日番谷的臉頰上泛起紅暈   「啊?…記…記得啊…」雛森懦懦的說著   「………然後呢?」日番谷挑著眉   「呃……我們…耶…那我們現在是…」雛森低下頭,很明顯的看出她的耳朵已經通紅「我們是男女朋友了嗎…?」   「這…這個嘛…」日番谷其實也不好意思說出口,只有斷斷續續的說著   「是是是…你們已經是了~婆婆我都有看到喔!」老婆婆高興的笑著,牽起日番谷的手,放到雛森的手邊,日番谷就自然的牽過雛森的手「對吧?婆婆我看到的,你們可都不能反悔喔!」   「嗯。」日番谷點著頭,雛森也點了點頭   「好了吧?今天都來了…就進來吃個飯吧,好久沒在婆婆這裡吃了吧?」老婆婆先走進了房子   「……雛森!」日番谷馬上向前抱住雛森   「日…日番谷?!」雛森被這麼一抱給嚇到   「雛森……!」日番谷閉著眼,慢慢的感覺抱著的感覺,深怕雛森又被她心中尊敬的那個人搶走似的抱緊著雛森   「……日番谷!」雛森笑了笑「呃……?」   雛森睜著眼看著日番谷…〝奇怪…日番谷以前,有比我高嗎?〞…雛森比一比之後,發現她的身高在日番谷的胸前…   「日番谷,你長大了呢!」雛森〝噗〞的笑了出來   「啊?什麼啊?」日番谷睜開眼,莫名其妙的看著雛森「這是什麼意思啊?」   「長大的意思啊!」雛森把自己埋進日番谷的胸口裡   「………妳…!」日番谷正想開口罵人,雛森又補了一句…   「好溫暖呢……!」雛森也主動的抱住了日番谷   「呃……那個…我…這個……」日番谷一聽到馬上紅起臉,動作像機器人一樣低頭看著雛森   「小桃~獅郎~快進來啊!…飯菜都冷掉囉!」老婆婆在裡面叫著   「啊啊…我…我們快點進去吧!」日番谷搖著頭,一衝就衝進了房子裡,丟雛森一個人站在外面   「咦咦?小獅郎!怎麼丟下我啊?」雛森站在原地叫著,日番谷探出頭,走了出來   「我們…進去吧。」日番谷牽起雛森的手走回房子   「嗯!」雛森笑著   〝      『我們會…一直這樣子…走下去吧!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〞 ────。   「隊長啊~你們後來到底怎樣啦?」亂菊趴在辦公桌上,無聊的問著「那晚聽說你們兩個都失蹤了喔~還只是小孩子,跑去哪做壞事啦?」   「哼,不用妳管啦!」日番谷撇開頭「一點事情都沒有!」   「日番谷!來吃午餐吧!」雛森衝進了十番的辦公室,手上拿著一大個便當   「喔,好…等我一下喔。」日番谷整理著資料,轉頭對亂菊說著「剩下的妳給我弄好!每次都是我在弄…我回來沒弄好妳就慘了!」   「好好好…」亂菊目送著雛森拉著日番谷的手走出辦公室…「還說沒什麼…沒什麼的話,雛森怎麼會從那時候就來找隊長吃飯啊?…下班還一起走回去…真的是怪怪的……算了,隊長總算等到現在啦!」 ────。   「日番谷,你吃吃這個!我去跟婆婆學來的!」雛森夾起了煎蛋給日番谷吃…「好吃嗎?」   「嗯…還不錯啦,不過…我不是要妳改嗎?」日番谷撇撇嘴,看雛森一臉不明白的樣子,日番谷理直氣壯的說著「不是說要叫我『冬獅郎』的嗎?」   「……噗!哈哈…你竟然為了這個…」雛森忍不住的大笑著   「什…什麼嘛!」日番谷別開臉來「這對我還說很重要耶!」   「好~冬獅郎!愛計較的冬獅郎!」雛森摸了摸日番谷的頭   「我都多大了?別這樣摸我啦!」日番谷搖了搖頭   「喂喂…吉良,你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」亂菊拖著吉良,要他幫忙整理資料,自己卻在偷看著日番谷跟雛森   「我怎麼知道啊?」吉良一臉無奈的整理著資料   「嗯…很不對勁耶…」亂菊皺著眉頭   「我求妳也快來整理一下吧!我回頭還要去幫雛森耶…第四番也是我暫代處理…」吉良越講越小聲「我怎麼那麼苦命啊?」   「好啦~吉良~別這樣嘛~」亂菊親了下吉良的臉頰   「哇啊!!!!!」吉良嚇的跌在地上   「……有那麼可怕嗎?」亂菊挑了個眉,忍不住的笑著   「那個我…我…」吉良紅著臉   「我知道,你喜歡雛森,對吧?」亂菊淡笑了一下「那樣…你也辛苦了…」   「………還好啦。」吉良抓了抓頭   「太好啦~現在去喝一杯吧!!」亂菊拖著吉良衝出了辦公室……   「亂…亂菊…妳抓我脖子…會…會痛啊!」吉良險些翻白眼過去……亂菊這才放過吉良     「那兩個白痴。」日番谷搖了搖頭   「哈哈,他們兩個很合啊!」雛森笑了笑   「喂…那我們兩個勒?」日番谷吃醋的說著   「我們也很合啊!」雛森伸手把日番谷嘴邊的飯粒拿掉「日番谷,我想過了~等你在長大一點,我才要叫你『冬獅郎』!」   「呃?妳不是才說我長大的嗎?」日番谷皺了下眉   「對啊,可是還不夠大嘛!」雛森還是摸著日番谷的頭   「那要什麼時候啊?」日番谷不耐煩的問著   「嗯……當然是等你可以娶我的時候啊!」雛森笑咪咪的看著日番谷   「呃…我…我娶妳?!」日番谷被此話嚇了一跳   「對啊!」雛森咧嘴笑著「日番谷太不成熟囉!聽到這個話還會結巴~」   「聽…聽到自己喜歡的人這樣說…誰都會這樣的吧!」日番谷抓了抓臉,不服氣的說著「妳等著吧!有一天我會這樣對妳說的!」        ─────『嫁給我吧!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