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忘不了(菊*吉*修)

  「……我..不確定,但因該是這樣…」吉良抓了抓頭…「就是…昨天…喝太多酒,結果我送妳回來的時候…自己也睡著了…」   「怎…怎麼會這樣?!」亂菊左看右看著   「妳…妳放心啦!!我什麼都沒做…///」吉良馬上解釋著   「要是你有做什麼的話…你怎麼可能在這?!我會把你給宰了!!」亂菊氣爆了…   「亂…亂菊!我真的沒做什麼啦!!」吉良一直求饒著   「你趕快出去啦!!我要換衣服了!!」亂菊把吉良轟了出去   「阿…亂菊,…要我等妳嗎?」吉良站在門外   「不用了啦!!你…你快回第三番啦!!」亂菊大叫著   「喔喔…說的也是!!」吉良接著跑回了第三番-----…現在銀不在了,有很多事情都是吉良在指揮…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唉…希望她不要繼續誤會我就好了…」吉良坐在辦公室裡發愣   「副隊長!!這報告…」一名手下跑了進來,看見吉良一直發愣著「副隊長!!」   「阿喔?!什麼??」吉良馬上轉過頭看著他   「唉…這些資料看完後,我還要送去第十番…請快一點看吧!!」他無奈的說著   「阿阿??送去第十番??…我自己去送就好了!!」吉良把資料拿起 吉良在走去第十番的路上,順便把資料看完…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亂菊!!亂菊!!…亂菊!!!!!」日番谷在一旁大叫著「工作時間竟然給我發呆成這副德行,妳還稱的上是副隊長阿?!!」   「阿…??」亂菊慢慢的轉過頭,看著日番谷「哎呀~人家正在想事情嘛~~」   「想事情?!…不會又在想那個叛徒了吧?」日番谷生氣的皺眉   「不是他啦!!」亂菊揮了揮手   「…是嗎??」日番谷挑了一個眉「好吧…快點工作!!別發呆!!」   「是是是~~」亂菊隨便應了一下 -----咖啦…   「日番谷隊長…我把資料送來了!!」吉良從門外走了進來   「咦?吉良…你不是暫代第三番隊長的職務嗎??幹麻自己跑來啊?」日番谷看了吉良一眼   「也沒什麼…想要自己送來~」吉良把資料放到日番谷的桌上後,轉頭看了亂菊一眼「可以…出來一下嗎??」   「…不要!!」亂菊把頭別開   「唉唷…拜託啦!!我真的沒做什麼阿…」吉良走到亂菊的旁邊   「哼~我說不要就是不要!!」亂菊瞪了吉良一眼   「唉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…」吉良拍了拍亂菊的桌子   「喂喂~~你們兩個是怎麼啦??」日番谷在一旁被吵的沒辦法辦公   「沒有事!!隊長!!」亂菊馬上說著   「不是的!!日番谷隊長!!亂菊借我一下!!」吉良抓著亂菊的手,衝了出去…   「喔??…今天就借你吧~」日番谷揮了揮手…少了一個愛發呆的也不錯~   「隊長!!你怎麼可以作出人口買賣的事情阿??!!」亂菊叫著,卻被吉良抓走了…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………」亂菊並沒有理會吉良,只有一直往前走   「…亂菊,妳現在要去哪裡??」吉良就跟在亂菊身後   「我要去找修兵!!」亂菊叫著   「找他??為什麼??」   「我去找他喝酒~我才不理你!!」亂菊衝進了修兵的辦公室   「咦…?亂菊阿?」修兵正看著資料   「修兵~你什麼時候可以休息阿??」亂菊逕自坐在椅子上,吉良也跟著走了進去   「嗯…到中午就沒什麼工作了,吉良??你怎麼也來啦??你不是要指揮第三番的嗎??」修兵看著資料,瞄了吉良一眼   「…說來話長,而且當代隊長也很累的…」吉良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  「修兵~快點阿!!我等著去喝酒了!!」亂菊笑著   「…..吉良!!」修兵小聲的叫著吉良,揮了揮手表示叫吉良到他身邊   「幹麻??」吉良說著   「亂菊怎麼啦??心好像不太好喔!!」修兵小小聲的說著   「…就我..昨天…哎呀…這話很難說的…」吉良皺著眉頭   「什麼阿??…你該不會三更半夜爬到她床上吧??!!」修兵偷笑著,因為這是他隨便猜的   「你猜對了…」吉良搖了搖頭   「咦??!!真的??!!哦~~~你們隊長一不在,你就…出軌啦??」修兵盯著吉良,不過有些驚訝「從工作上變成去找另一半啦??」   「不是啦…也不能這麼說啦…阿呀…這..」吉良正陷入混亂之中…   「…修兵?!你有閒時間聽他在那說那個,還不快點作工??」亂菊早聽到他們說的…   「喔喔!!…真是比我家的隊長還嚴…」修兵小聲的嘀咕著…「好啦~作的差不多了~隊長不會那麼計較的~我們走吧!!」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阿哈~~果然~這酒真好喝壓!!」亂菊拿起酒杯大叫著   『是是是…』兩人很冷靜的說著   「吉良…你究竟是故意的?還是…?」修兵瞪了吉良一眼   「…我不知道…昨天真的喝多了…」吉良看了修兵一眼,有點被修兵的眼神嚇到「而且,我不是故意的!!」   「最好!!…今天我帶亂菊回去…你最好別跟過來!!」修兵一口氣把酒杯裡的酒喝了下去   「…..嗯」吉良摸了摸頭髮   「壓哈~~吉良!!你這個混蛋!!果然跟銀是同一國的!!」亂菊大吼大叫著   「阿…亂菊妳喝多了吧??!」吉良馬上制止住亂菊   「你在說什麼阿??」亂菊把手上一大罐的啤酒灌到吉良嘴裡「喂喂!!可別吐出來喔!!」   「嗚…阿嗚…咕……」吉良死命的喝著「嗚…咳咳!!…咳!!」   「這還差不多~」亂菊滿意的說著「老闆!!再來一打啤酒!!」 過不久…,亂菊跟吉良又醉的一榻糊塗… 修兵因為作工太累還喝酒而睡著…..   「嗚…吉良~你先回去吧!!」亂菊打了吉良的頭一下   「嗯…我送妳回去阿!!」吉良醉醺醺的扶起亂菊   「喔??不用啦~我們先去你的辦公室好了…」亂菊打著嗝「上次是去我房間…這次換你那好了!!」   「喔喔…是這樣阿??」吉良扶著亂菊搖搖晃晃的走回第三番…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嘿咻…亂菊…到了…!」吉良把亂菊丟到床上去,自已也趴了上去「好睏喔…」   「嗯…對阿…吉良~~你的棉被勒??」亂菊摸了摸四周,怎麼摸就是摸不到棉被   「棉被…??…阿~我好像把它拿去洗了……妳先蓋這個吧…」吉良隨手拿了幾件衣服,丟給亂菊   「喔喔…嗯~~…吉良,你比較溫暖耶!!」亂菊迷迷糊糊的抱住了吉良「晚安……」   「……晚安..」吉良也不知情的就睡著了…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躂躂躂!!!!(跑步聲)   「亂菊??!!」修兵一早醒來後馬上衝到亂菊的房間…「奇怪…怎麼會不在??!!」   「…到底在哪裡??…會在哪裡呢??…該不會在…|||~可惡!!」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  「嗯~~…」亂菊從昨晚就一直抱著吉良到早上…,現在更是抓的更緊   「嗯…..??」吉良先睜開眼了…「哇阿…亂菊!!…不行!!不能把她吵醒…這又是怎麼回事…這…|||」 ------啪咖!!   「吉良!!…果然在這!!你把她帶到你房間??!!」修兵衝到了吉良身邊,往吉良的臉上打了一拳,接著把吉良拖出了房間   「井鶴!!你這是什麼意思??對一個女孩子這樣!!你…!!」修兵一出去就開始罵起來   「這怎麼能怪我??!!昨天是亂菊說要來的!!」吉良已經記得昨晚的事了…   「你少騙我了!!她怎麼可能叫你做這種事??」修兵抓住吉良的衣領「就算是這樣好了,你怎麼可以答應她這種要求??」   「我…我當時神志不清…我怎麼知道我會答應她這種事」吉良把修兵的手揮開   「虧你說的出來!!神志不清…那你昨晚還對亂菊作了什麼??」修兵直接往吉良的頭打了過去   「呿…我什麼都沒做!!我很確定!!」吉良也還手…   「你確定??你確定有什麼用??…你睡了亂菊兩次??!!…你真他媽的…」修兵抓著吉良往牆壁摔了過去…「你可真是大膽…市丸不在了,你自己就暫代隊長的位置,還想對亂菊亂來??」   「我就什麼都沒做了!!」吉良爬了起來,頭上流下了血「我跟她最近那麼要好,是因為市丸隊長拋棄我們…這有什麼好高興的??你把我說的那麼卑鄙幹麻??…你自己喜歡亂菊還不敢說…看我跟她那麼好…你在吃醋阿??發什麼神經病…動不動就打人…」   「你!!…呿…你難道不是也喜歡亂菊嗎??」修兵大叫著「你不是也趁這個機會跟她親近??…這真是個好機會阿~趁著市丸的離開…看你可高興的勒!!」   「我承認了!!…我喜歡亂菊!!行了吧??你有勇氣說嗎??」換吉良抓住了修兵的衣領「你說阿!!你說阿!!」   「我…我..」修兵皺著眉頭「我不敢說…」   「……」吉良看著修兵很難過的樣子,把手放開了…「為什麼??…你不是喜歡她??」   「我怕她…不喜歡我…我們可能再也做不成朋友…」修兵跌坐在地上,低下頭   「…是嗎??…亂菊不是這種人吧??就算你跟她說~你喜歡她,你們還是朋友阿…」吉良也跌坐在地上,看著修兵「我們…不是都是因為她…人很好的關係,才喜歡上她的嗎??」   「…對喔…說的也是..」修兵笑了「剛才…真的很抱歉…」   「…還好啦!」吉良也笑了一下 此時的亂菊…   「什麼阿…我好像聽到不該聽的嚕…」亂菊坐在吉良的床上,看著床的四周,起來時,亂菊身上還蓋了好幾件衣服…(是吉良幫我蓋的吧??) 亂菊走了出去,   「喂喂~你們兩個~要告白…也用不著打架吧??」亂菊笑著   『妳什麼時候醒的??!!』吉良跟修兵都瞪大了眼說著,而且也同時紅起了臉   「妳…妳都聽到囉??」吉良瞄了亂菊一眼   「嗯嗯~」亂菊蹲在修兵跟吉良的中間   「…那麼…妳有什麼想說的嗎??」修兵摸了摸鼻子   「嗯…我也很喜歡你們!!」亂菊笑了笑,看他們兩個傻住了,亂菊接著說「可是我有個最愛的人…很對不起嚕~但是…謝謝你們…一直陪著我…..謝謝…」 說著,亂菊掩住臉,哭了起來   「亂…亂菊??!!」吉良跟修兵馬上向前安慰 兩人都知道…亂菊會哭都是因為銀的離開…而且銀在這裡時,也很少陪她說話、或安慰她過…   「……亂菊,妳還好吧??…要不要今天先請假??」吉良關心的說著   「阿!!…我們今天再喝通宵阿!!」修兵也趕緊說著   「嗯嗯…謝謝你們…謝謝阿……嗚…嗚啊…阿銀…」亂菊猛擦著眼「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   「亂菊!!不用說什麼謝謝或對不起了!!」吉良拍了拍亂菊的背「…我們…即使妳喜歡的是市丸隊長…我們還是會…會…」 吉良說不下去了,也掩著臉,眼邊有眼淚滑落   「是阿…我們會代替市丸…繼續關心妳的阿…」修兵也擦了擦眼睛「我們…還是會喜歡著妳的阿…」   「謝謝…謝謝…」亂菊不斷的說著… 躂躂躂…(腳步聲)   「…亂菊」走來的是日番谷   「嗚…隊長!!」亂菊抱住了日番谷,(可能是一瞬間吧…看到隊長他那銀白色的頭髮…又讓我不禁想起阿銀…)   「唉…我會放妳假…妳好好冷靜一下吧…」日番谷摸了摸亂菊的頭   「嗯…是的…謝謝隊長…」亂菊哭累了,又慢慢的睡著…   「…她就交給你們兩個了…帶她回她房間吧」日番谷將亂菊交給修兵跟吉良   『喔…好的!!』兩人同時說了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阿銀...你聽的到嗎??在遙遠的大虛界裡...你聽的到嗎?? 我...為了你,拒絕了我的同伴... 這能作為愛你的依據嗎? 可以嗎??...阿銀?? 原來...吉良跟修兵喜歡我啊?? 我從來沒想過這樣呢... 他們兩個都不錯... 只是...我還忘不了你阿...    ────阿銀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End 後記: 其實很想打亂菊跟吉良在一起...(因為同時被銀拋棄了) 可是,突然冒出一個修兵...(雖然是自己加入的) 害我不知道要怎麼辦... 只好在把銀請出來啦XD(炸) 不過...對吉良跟修兵好像太殘忍了一點... (抱歉了...吉良迷跟修兵迷...) ~“~因為銀菊文實在是太難寫了... 所以就只好把亂菊跟別人配啦XD(...真不負責阿..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