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感覺(日*亂)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慣性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的一種慣性...   〝亂菊...妳又喝醉啦?〞 這是某件奇妙的事情... 她總是愛喝酒...為什麼呢? 而且...每次都是我帶她回去的... 她真是有點重... 對我這個小孩來說... 實在有點“搬”不動, 但有什麼辦法? 我根本不想讓別人碰她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詭異的感覺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的某種感覺...   〝亂菊又亂跑了...真是的...怎麼還不來?〞 一大早我就心急著, 她有可能又去喝酒了... 但是在上班時間, 我根本沒辦法離開... 我想看看她... 今天的她有沒有,因為昨天喝醉酒而有些宿醉... 看看她... 今天的她是不是,跟以前一樣...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... 讓我不得不忘記的感覺, 我忽然愛上那種感覺... 說不出的感覺啊...!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慾望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的某種佔有慾...   〝亂菊,妳果然在這...!!〞 我走到第八番, 看到她醉的像昨晚一樣, 我搖了搖頭,   〝亂菊,快起來!不要再喝了!〞 我搖了搖她的肩膀, 她恍惚的看著我, 又是那種我說不出的感覺... 她搖晃的站了起來, 跟京樂隊長說聲“再見”, 就跟著我回去了, 我蠻訝異的... 什麼時候,她那麼聽我的話, 說回來就回來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忌妒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看到妳跟其他人有說有笑的...   〝真是的...有什麼好聊的,聊的那麼開心...〞 我從對面看到妳正跟修兵聊的正開心, 我心中燃起一點...是忌妒吧? 應該就是所謂的忌妒, 我生氣的瞄著他們, 究竟還要講多久? 還有什麼事情,能讓妳那麼高興?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自私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妳的束縛...   〝亂菊,要開會了,快跟上!〞 我瞄了修兵一臉錯愕, 心中爽了一下, 她終於又要回來工作了! 我看了看她一路上又跟吉良、阿散井、京樂...等人, 打招呼著... 不爽...!!   〝亂菊!再打招呼下去就要遲到了啦!〞 我回頭罵了一聲, 其實時間還是很充裕... 但是我就是不想讓她跟其他人要好, 難道跟隊長聊天那麼難嗎?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表現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妳的種種關心...   〝...亂菊,資料交給我吧。〞 開完會, 副隊長們手邊多了好多資料, 我逕自把資料全部抱著, 看起來我才像個副隊長一樣, 旁邊傳出笑聲, 我狠狠的瞪了過去, 該死的阿散井...你給我記著!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緊張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讓妳感覺到我的行為...   〝隊長,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講?〞 她敏銳的問著我,   〝對妳...有啥好講的?給我好好工作就好了!〞 雖然這麼說著, 但是卻不是這麼想的...   〝真的?...我今天下午要請假喔!〞 她想了想後,跟我講著,   〝...感冒了?〞 我真是問了個笨問題...   〝不是~我有個約會!〞 啊啊───?! 約會?! 跟誰?? ...我該怎麼叫她不要去? ...我該怎麼叫她留下來?   〝你沒話說啊?...那算了~〞 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? 我愣了很久, 都走回第十番了, 我還是想不到該跟她講什麼... 我看到她正收著東西,   〝等...等一下!〞 我向前阻止了她收東西的動作, 她一臉狐疑的看著我, 我這樣的動作...奇怪嗎?   〝呃...最近工作量多...妳平時又不工作...〞 我說的吞吞吐吐的... 會不會出什麼馬腳? 會不會讓她覺得可疑?   〝所以呢...?〞 她問著,   〝啊!所以說...不要去什麼約會了!有的是時間,工作比較重要!〞 我鼓起勇氣說著, 她笑了一下,   〝哦...早說嘛~我都快收好了~〞 她大而化之的笑著,   〝那我先去推掉那個約會嚕~〞 亂菊走了出門... 我心中的一顆大石放下了, 呼...還好...還好她不去了... 不過...是誰要跟她約會呢? 我不禁好奇著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喜歡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那種說不出的感覺,終於在心中有了答案...   〝亂...亂菊!〞 我走到她的辦公室裡, 緊張的讓我東張西望,   〝隊長啊?有什麼事情嗎?〞 她正坐在桌前,   〝呃...就是...那個...〞 她歪著頭, 一直看著我,   〝其實我從以前就對妳...怎麼說啊...?〞 我越講越小聲, 最後一直嘀咕著,   〝亂菊~~!〞 吉良衝了進來...   〝啊...?〞 他好像終於發現有些不對勁... 我正覺得我殺氣十足的瞪著他, 亂菊一臉很高興的笑著,   〝有事啊?吉良。〞 她問著,   〝呃...我們隊長說有事找妳...〞 他瞄了我一眼,   〝那我先走了!〞 他識相的跑回去了, 市丸那傢伙... 找她有什麼事啊? 真不想讓她去... 可是...要用什麼藉口...?   〝隊長,你講完啦?〞 她一臉忍笑著模樣, 她站了起來,走到我的面前...   〝我去去就回來~〞   〝啊...唔...那個...〞 我向前一步, 她突然轉身,   〝放心~只是去去就回來啦~〞 她俯身親了我的臉頰一下,   〝我知道你在想什麼~〞 我紅起臉來... 瞪大了眼, 摸了摸剛被親過了臉頰, 腦袋裡回想著她的話...“我知道你在想什麼~”, 她... 她是怎麼知道我對她的想法的?! 她親了我... 又該怎麼解釋? 這代表了什麼意思嗎?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心動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感覺到她對我的不一樣...   〝隊長~我們今天去人間逛逛,好不好?〞 她工作開始迅速, 她的聲音充滿喜悅, 我的心還是一樣的緊張...   〝逛逛?〞 其實在別人的眼裡, 去人間可能還會被誤認為是她弟弟...   〝...不要!!〞   〝啊~~〞 她叫了一聲,   〝日番谷隊長在嗎?〞 走進門的是第十三番的隊長───浮竹 十三郎,   〝啊!在啊~〞 他很高興的走向我,   〝來~有點心喔!〞 他將長袍裡的糖果拿了出來,   〝啊...?〞 我完全的愣住了,   〝那就這樣嚕!掰掰~〞 他很高興的走掉, 只丟下一堆糖果... 和說不出話的我...   〝為什麼...總是...給我呢...?〞 我皺著眉頭, 我的個性有像個小孩子嗎? 我有像小孩一樣跟人要糖嗎? 我絕對要澄清一下... 我絕對沒有那種習慣...! 我正想做回位子上, 發現亂菊正笑到趴在桌子上,   〝喂!不用笑到那麼誇張吧?〞 我紅了一點臉, 真是...浮竹這傢伙... 給我什麼糖果嘛... 根本是把我當小孩子,   〝妳敢把我當小孩子,妳就慘了!〞 我嚴厲的說著, 我可不想在她面前、在她眼裡,永遠像個小孩一樣...   〝聽到了沒?〞 我看她完全溶在狂笑之中,   〝有~有~有~〞 我看她“百笑之中”, 抽出一些空檔說著, 她站了起來, 還是掩住臉狂笑著, 走到我的面前,   〝放心啦~我從來沒把你當成小孩子來看~〞 她這次親了我另一邊的臉頰, 我又愣住了...   〝嘻...你好遲鈍~〞 她笑著走了出去, 這...我...我完全愣住了... 上次我當她是不小心的, 那第二次了... 我...我是不是該跟她講了呢?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愉快吧...? 我不知不覺中,發現“看妳“也是一種快樂...   〝亂菊,我要跟妳說...那個...啊?〞 我躊躇了一陣子才走進辦公室, 結果她已經睡死了... 我靜靜的走到她身邊,   〝...亂菊?〞 看她一點動靜也沒有... 睡得到沉著... 我用手撫住她的肩膀, 輕輕的往她的臉上親了一下, 啊啊... 她應該不會介意我親她吧? 不不... 她說不定會很在意... 我放開了她, 我知道我臉紅了... 該死的! 臉紅什麼勁啊? 我又轉頭看了她一眼, 我...我真的... 喜歡上她了... 是的,我一定是喜歡上她... 才會... 天吶...一這樣子想... 我的臉都快被燙傷了...! 我馬上又把臉轉開, 再看下去... 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情...   〝隊長~〞 啊... 這是... 亂菊的聲音吧...? ───────..亂菊?! 我馬上轉過頭去,   〝隊長~你剛才是不是有做什麼啊?〞 诶...她這麼問... 要照實回答嗎?   〝你的臉好紅喔!...發燒了?〞 她走向我, 就在我還頭昏眼花之時... 她把自己的頭髮撩起, 把額頭靠著我的額頭,   〝很燙喔!!越來越燙了~沒好好蓋被子齁~〞 被她那麼一靠過來, 我的臉當然是越來越紅啊...!   〝我沒事!沒事!〞 我馬上退後了三步, 希望不會引起她的反感...   〝我...我只是來看看妳有沒有偷懶,結果妳竟然在睡覺!〞 我嚥了下口水,   〝快給我工作!我要回去了!〞 是我看錯嗎...? 她為什麼會笑笑的? 她明明被罵耶...   〝知道~知道~〞 她坐回位子上,   〝隊長...今天晚上有空嗎?〞   〝啊...?沒...沒有什麼事要忙。〞 我愣了愣,   〝真的?那我會去找你喔~別亂跑!〞 她是這麼大膽的命令著我,   〝...喔,好啦!〞 其實心中的雀躍, 一點都不敢讓妳知道。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對她的信任吧...?  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的等待...   〝唉...晚上...晚上..是幾點啊?〞 我不耐煩的跺腳, 不時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, 唉... 頭一次覺得夜晚好漫長, 真想倒頭就睡... 不...不行! 等等她來了, 沒看到她怎麼行?!   〝等等她來,一定要好好罵她一下!〞 我說著, 心中倒輕鬆起來。   〝隊長~這邊!這邊!〞 起初我還以為我幻聽了... 現在是凌晨一點鐘, 天吶...這叫晚上...?? 她這傢伙的時間觀念真的有點糟糕... 讓我從下午等到現在...   〝呃?隊長,你臉色不太對喔...!〞 我當然不太對... 妳讓我等那麼久!!   〝沒...沒有!〞 我看到她一身的洋裝打扮, 我的壞心情全消了...   〝妳...妳這打扮是...?〞   〝隊長~明天休假,對不對?〞 她興奮的說著,   〝我們出去玩嘛~我知道有好玩的~〞   〝...好啦。〞 我低下頭, 偷偷的瞄著她... 小聲的嘀咕著,   〝不早點說...我還穿著死霸裝...〞   〝我等你~快喔!〞 她的心情好像不錯...   〝這套衣服給你。〞 她隨手丟了一件衣服和褲子。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對妳的勇敢吧...?   我不知不覺中,不會不敢面對別人的感覺...   〝哇啊~快看。那個小孩好酷,好可愛喔~!!〞 旁邊站了兩個女孩, 現在是凌晨三點鐘, 她們不知道現在是壞人最多的時候嗎? 還有... 我懷疑她們的國文造詣有問題, “酷”跟“可愛”, 兩個應該是相反的字眼吧? 真是受不了...!   〝諾,隊長~你吃吃看這個。〞 她手拿一個類似甜筒的東西, 上面還有白白的一陀東西,   〝...謝謝。〞 我膽怯的舔了一下, 哇啊...! 好甜..好好吃的東西...!   〝亂菊,這是什麼??〞   〝這叫“冰淇淋“,你喜歡嗎?〞 她為笑著說,   〝呃...嗯,我...喜歡...〞 我差點說成“我喜歡妳“了, 真的是有點嚇到,   〝喜歡...冰淇淋!〞   〝嘻...隊長,冰淇淋是“小孩”最愛吃的東西喔!〞 她笑了笑, 啊─────?! 我被她擺了一道, 小孩...最愛吃的東西... 天吶... 上次浮竹就算了, 這次...賴不掉了...   〝我...我又沒說我很愛吃!〞 我反駁了一下,   〝喔...?那給我吃~〞 她瞬間把甜筒拿走, 那...等等, 不就變成間接接吻嗎??   〝不...不行!給我!〞 我跳起來拿, 她故意將手舉的高高的,   〝隊長愛吃冰淇淋齁~〞 她笑著,   〝隊長好像小孩子!〞   〝呃...〞 我愣住了, 真可惡... 這樣我又沒辦法拿回冰淇淋...   〝算...算了!〞   〝隊長,我都做那麼明顯了...〞 亂菊停了下來,   〝什麼...?〞 我也愣住了   〝不...沒事,我們去狂歡吧!!〞 她拉起我的手衝向了鬧區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憤怒吧...?   我不知不覺中,對她的保護...   〝隊長,快看~〞 她指著前方不遠有家酒吧,   〝進去吧!〞   〝呃...?!不好吧?〞 我擔心的說著,   〝有隊長在嘛~〞 她逕自拉著我, 帶我進去,   〝小姐,一個人嗎?〞 有個人搭訕上來,   〝...我沒什麼空,很抱歉嚕!〞 她笑了一下,   〝別這麼說嘛~〞 他逕自抓住亂菊的手, 生氣!比生氣還要生氣!   〝喂,放開她!〞 我跳到椅子上,   〝再不放...!〞 我拿起服務生拿著的水果刀,   〝我會讓你好看!〞   〝哼!〞 那個人很明顯的不屑我, 唰─────... 水果刀俐落的射向他的脖子旁邊, 也不偏的射到了後方的轉盤上, 正中紅心。   〝放,還是不放?〞 我又問了一遍, 他終於放手, 然後走人, 旁邊傳出了掌聲, 和一些口哨聲,   〝隊長~謝啦!〞 她笑著, 看不出來剛被搭訕過的樣子,   〝...隊長,一個人嗎?要不要喝杯酒啊?〞 她調侃著,   〝我才不要!〞 我轉過頭去,   〝不喝的話...我就...這樣!〞 她不說二話的抱住我,   〝喝...喝...我喝!〞 我馬上掙扎著... 我可不想被這樣抱著... 要抱也應該是我抱她吧! 我拿起她點的酒, 喝了下去... 那奇怪的液體... 順著我的喉嚨... 竄到我的全身, 好熱...好燙...!   〝這...這個...〞 我頭昏的瞇著眼, 不久,我知道我暈了... 我趴在桌上,馬上睡了起來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種對妳的誠實吧...?   我不知不覺中,對妳說出了心意的那一刻...   〝隊長,你醉的好過分喔!〞 她搖了搖我的肩膀, 把我背了起來,   〝回去吧!〞 她輕鬆的說著, 還好我沒變成她的負擔... 我算夠輕了吧...?   〝嗚...對不起,亂菊。〞 我朦朧中說著,   〝不會啦~〞   〝亂菊,妳知道嗎?...我從以前啊...就對妳...特別不一樣...〞 我打著嗝, 不舒服的說著,   〝妳有感覺到嗎...?我很喜歡妳...〞   〝...我知道啊!〞 聽到她這句話, 我整著人醒了過來,   〝妳...?!〞   〝我才不像你那麼遲鈍!〞 她轉頭對著我笑了一下,   〝冬.獅.郎!〞   〝呃───?!〞 她叫我冬獅郎... 不是隊長...!   〝亂...亂菊。〞   〝嗯?〞   〝那妳...對我的感覺..呢?〞 我膽怯的說著, 她把我放下,   〝這是我的意思啊!〞 她把環在脖子上的圍巾拿下, 套住我的脖子, 用力的把我向前一拉... 我...這應該不是一個失誤... 她應該是故意的... 我穩住腳步, 比她更故意的親住她的嘴。   〝亂...亂菊,妳沒事吧?〞 希望她不會被我突然的吻嚇到,   〝沒事~我早就知道了,你會偷親我!〞 她舔了下嘴角,   〝我回敬你的!〞 她又拉住了我...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... 這是一個嶄新的不同...   即使我們的生活,還是這麼的過著...   〝亂菊!工作!快~別以為昨天玩了一天,今天還可以繼續!〞 我得意的笑容沒有減少, 倒是對她的壞意多了一點,   〝啊───..不要啦!〞 她趴在桌子上,   〝最多我幫妳送資料。〞 我摸了摸鼻子, 看來...對她的關心也多了一點了... 對吧? ...──────亂菊。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