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約定(日*雛)

     *    *    *   「隊...隊長?藍染...隊長?」雛森躺在血泊之中,虛弱無力的喊著「這是...假的吧?」   沒有聲音回應她,只有藍染臉上的微笑...依然的漾在她的心裡...   「藍染───?!」日番谷瞪著眼前的人「為什麼...為什麼這麼做?」   「我灌輸的就是...沒有我..雛森怎麼活的下去呢?」藍染的聲音中沒有一點的感情「所以...我只好帶走她啦!」   「────?!」日番谷張著嘴,什麼都說不出來   日番谷說不出話來...眼前的血糝了出來...   無力的倒在地上,眼神中透露出跟雛森一樣疑惑的神情,   眼睜睜的看著藍染狂妄的離開...      *    *    *   「雛森...她還沒醒來嗎?」日番谷的神情黯淡的很...眉頭也皺的比平常還緊,說話的語氣也比平常急促「我已經準備去人界了...」   「嗯...」卯之花站在一旁答應著   「請幫我轉達一下話...如果她醒了,請幫我跟她說...」日番谷皺著眉「請她等我回來...我答應過她...我會待在她身邊的,請她不要擔心...」   「好的。」卯之花點了點頭   「謝謝了...我該走了。」日番谷走出門,不忘又回頭看了雛森一眼「我走了...雛森。」      *    *    *   「請你等等...有個人..一直想跟你講話。」山本老爺退開來...   「─────!!」日番谷睜大眼「妳...妳醒啦!」   「嗯...」雛森笑了一下「日番谷...你還好吧?」   「妳還說我啊?妳不看看妳自己的黑眼圈還真重呢!」日番谷吐槽著,不過臉上笑了一下「妳還好吧?沒事的話,就快去休息吧!」   「嗯...謝謝你,日番谷。」雛森說著,開始哭了起來「嗚...嗚嗚..」   「诶?妳也別哭啊!沒啥好哭的啦~」日番谷隔著一片螢幕安慰著雛森   「日番谷...你現在,在找藍染隊長...對不對?」雛森擦了擦眼淚,看日番谷默默不語,又說「那個...說不定...是有人暗中操縱藍染隊長的!!你說對不對?...啊!一定是市丸隊長!!藍染隊長一定是受到市丸隊長的控制!」   「......」日番谷沒有搭話,只有皺著眉頭   「日番谷!!你...你要救藍染隊長回來啊!」雛森大吼著,突然被抓住「嗚...」   「很抱歉,日番谷隊長...請不要太介意,我本來想這種事情...要讓她本人來講...」山本老爺擋住雛森「看來...還有點早,請你加油!」   「...是的。」日番谷點了點頭      *    *    *   「隊...隊長!!」亂菊衝進了日番谷的房間「不好了!!」   「怎麼了?」日番谷冷靜的看著蒐集來的資料,瞄了亂菊一眼   「快...快去客廳!」亂菊馬上把日番谷拖到客廳   「怎...怎麼了啦?!」日番谷定了定神,發現螢幕開著,山本老爺就站在那「啊...總隊長,有事情嗎?」   「日番谷隊長,我現在要說的事情很嚴重...」山本爺沉重的說著,日番谷屏氣點了下頭「雛森她...」   「────?!雛森她怎麼了??」日番谷激動的吼了一聲   「請冷靜!」山本爺瞇了下眼「雛森 桃───在昨天的時候...到人界找藍染了...」   「────!!」日番谷張著嘴「她...她...」   「她現在可能有危險...她可能會出現在空座町...請你們盡快找到她!」山本爺嘆了口氣「希望...她還沒被藍染發現...」   「...是!」日番谷說著「容我先告辭了!」   「你快去吧!」山本爺說著,日番谷不說二話的衝了出門   「啊!隊長...」亂菊也正要跟上   「松本副隊長!我有事情拜託妳...」山本爺叫住亂菊   「...?」亂菊轉過頭看著山本爺      *    *    *    〝日番谷...如果...有一天我離開了...〞   「嗚...嘖!」日番谷想到之前雛森說著話...「她早就知道了?」    〝可是...我希望,你能忘了我...〞   「什麼忘了妳...」日番谷想的心急了起來「我怎麼可能會忘...啊───?!」   日番谷馬上停下腳步,感覺著那些急促的靈壓。   「雛森...遇到藍染了?!」日番谷有加緊腳步... ***   「藍染隊長...你..」雛森淚流滿面的看著藍染   「雛森?妳...怎麼會在這?」藍染假裝驚訝著   「藍染隊長!!」雛森忘了先前的一切,直接撲到藍染的懷裡「嗚...嗚嗚...藍染隊長...你怎麼會丟下我?」   「我...」藍染漾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「我不需要...沒有用的棋子啊!」   「啊...?」雛森抬頭看著藍染「沒用的...棋子...?」   「是啊!」藍染這次沒有拿著刀子就捅進雛森的胸口,而是安撫的摸著雛森的頭「妳想要變的有用吧?妳想要幫我的忙吧?」   「啊...嗯!我要幫藍染隊長的忙!」雛森連忙點著頭   「很好...」藍染笑了一下「這樣子,妳就會變的很有用!」   「真的嗎?」雛森高興的說著   「是啊!雛森很棒喔!」藍染摸著雛森的頭 ***   「奇怪了...靈壓...怎麼忽低忽高?」日番谷捉摸著靈壓「藍染是故意的嗎?」   日番谷望著前方不遠,雛森就坐在屋頂上...   「雛森!!」日番谷衝向前,跳到雛森的身邊,看到雛森哭泣著...「雛森?怎麼了?」   「嗚...嗚..藍染隊長他...」雛森啜泣著   「怎麼了?藍染欺負妳?」日番谷的火氣又升了上來   「嗚...你要救救藍染隊長啊!!」雛森抓住日番谷的衣服   「妳冷靜一點,雛森...」日番谷屏住氣,看向自己的肚子...飛梅不偏不椅的插在日番谷的身上「雛..雛森..?」   「嗚...日番谷..對不起...我..」雛森又更插進去了一點「我想要變有用啊!!我想要幫助藍染隊長啊!!」   「───?!」日番谷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雛森,正準備拔出身後的刀子,卻發現握不到柄...「啊...?」   「你在找這個嗎?日.番.谷!」銀拿著“冰輪丸”站在離日番谷有段距離的位置   「市丸...?!」日番谷蹙眉的瞪著銀「放開我...雛森!」   「嗚...」雛森猛搖著頭   「嗚────!!」日番谷有點貧血的跪在瓦楞上,雙手抓住雛森的手,硬生生的把刀子一口氣抽了出來「哇啊────!!」   「嗚...啊..日番谷...啊...」雛森顫抖著雙手   「妳做的很好,雛森。」藍染出現在雛森的身後,手搭在雛森的肩上,安撫著她「不要害怕,雛森。」   「藍...藍染..你...!!」日番谷激動的說著,血液又“噗”的灑了出來「嗚...」   「好久不見啊!日番谷隊長。」藍染對日番谷笑了笑   「啊...呃..」日番谷說不出話來,只用憤怒的眼神看著藍染   「別這樣嘛~」藍染依舊的笑著,右手拿起了刀子   「藍染隊長...這樣..就夠了吧?」雛森抓住藍染的手   「...不要阻止我!」藍染一手把雛森推到了一旁   「藍染隊長...好像有人趕來了...我們先走吧!」銀也出聲了   「...呿,呵呵...算你好運~」藍染嘲諷的看著日番谷「我們走吧!」   「藍...藍染隊長?」雛森望著藍染   「妳已經沒用了...」藍染無情的說著「自從妳剛才阻止我後...妳一點都幫不上忙!」   「啊...?!藍..藍染隊長...我..」雛森抓著藍染的衣角   「不用在說了..再見!」藍染斜砍向雛森的胸前 鏘───!!   「...??」藍染瞄了瞄擋住刀子的人   「你死定了!!藍染!!」亂菊擋在刀子面前,雙手有些顫抖   「哼...我們走!阿銀。」藍染馬上帶著銀離開   「...」亂菊看了銀一眼,銀並沒有看亂菊,就直接離開了「...唉!」   「日...日番谷?」雛森斗大的眼睛望著倒地不起的日番谷,又哭了出來   「隊長?!」亂菊馬上扶起日番谷   「嗚...!!」日番谷緊閉著眼,手不停的顫抖著...「笨桃...又在哭了...?」   「嗚嗚...日番谷...我不該..」雛森用手臂不斷的擦拭掉眼淚   「笨桃...我可能沒辦法..咳咳!!...沒辦法..在妳身邊...一直..一直..」日番谷又咳出了血來   「隊長!不要再說話了!等第四番的隊長...」亂菊馬上阻止日番谷   「亂菊...咳咳..妳自己要加油啊!我不能..再叮嚀妳了...」日番谷臉上也難得的滑過了淚水「雛森..我不怪妳...妳..答應我...不要再哭了...」   「嗚...日番谷...嗚嗚...」雛森肩膀的起伏很大,不停的啜泣著   「妳...叫一下我的名字啊...不要叫..日番谷...了」日番谷伸手抓住雛森的手   「日..東獅郎!!」雛森向前抱住了日番谷「東獅郎!東獅郎!不要離開啊!」   「謝謝...雛森...」日番谷笑了一下「桃......」   「────東獅郎!!」雛森哭的更大聲了...      *   *   *   「日番谷......」雛森站在一個灰白的墓碑前...又不禁的落下了淚水「我還是會哭出來呢...東獅郎...都過了那麼多年了...」   「啊?已經有人先來啦?」亂菊拿著一大束的白菊花,走向雛森   「啊!亂菊姊姊也來啦?」雛森淡淡的笑了一下   「妳還好吧?」亂菊摸了摸雛森的頭   「嗯!」雛森蹲了下來,摸了摸灰白的墓碑,臉上漾了一抹淡淡的微笑「我正在...跟東獅郎聊天呢!聊一些秘密......」   「哦?是嗎?那...我不打擾了~我還有一堆的工作呢!」亂菊笑了笑,把花束放在墓碑的旁邊,就離開了。   「東獅郎...我不是問過你〝如果我有一天離開了...你會怎樣?〞...妳記得你是怎麼回答的嗎?」雛森摸了摸墓碑「你記得...你是說〝會忙著找我〞...對吧?...而且,你答應我要一直待在我身旁吧?如今,你先離開了...」   雛森默默的從腰間拿出了一把小刀,   「我想了很久...我覺得..我也想跟你說同樣的話...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!」   雛森毫不猶豫的刺向自己的心臟...   「等等我...東獅郎!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