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幸福戒指(浦*夜)

────。 「哎呀…妳…還沒睡啊?」男子走進房間,一眼看到一隻黑貓趴在地上 「你不是也還沒睡嗎?」黑貓反問著 「真是的…幹麻變成貓啊?」男子笑著拿下頭上的帽子,走到黑貓旁邊坐下,俏皮的把帽子放到黑貓頭上 「怎麼?覺得黑貓比較性感嗎?」 「哼,對你耍性感有什麼用嗎?」黑貓哼了一聲,用很兇的語調罵著男人 「喜助,把你的帽子拿走開!」 「好好好~我的大小姐啊~快回房間睡覺吧~」喜助依舊笑笑的說著 「對了,明天貨會送來,對吧?」黑貓問著 「…嗯,好像是這樣吧!」喜助想了想 「嗯,那我不煩你~我明天要出去好好散散步!」黑貓說完,〝噗〞的一聲,就跳出窗戶 「诶?」喜助還來不及搭話,就看著黑貓離去… ────。 「唉…夜一跑哪去啦…?」喜助一早起來…一邊批貨一邊嘆著氣 「…店長怎麼了?」小雨盯著喜助 「呃…這個嘛…算是在思春吧?」鐵齋聳了聳肩 「鐵齋!」喜助突然轉過頭叫住鐵齋 「啊…?」鐵齋一臉錯愕的看了一下小雨,才走向前去 「店長有事?」 「嗯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。」喜助拿起木柺杖,戴好帽子「我要出去一下~」 「…哦?」鐵齋鬆了一口氣「慢走~」 喜助揮了揮手後,就用散步的方式走掉… 「呼…我還以為店長發現我們在講他的壞話勒…」鐵齋〝呼〞了一聲 「嗯…」小雨點了點頭 ────。 「我回來了───!」夜一緩緩的走進商店「…喂───!…沒人啊?」 「夜一小姐回來啦?」鐵齋慢慢走出來「店長出門了。」 「…哦?他去哪?」夜一張望了一下 「不知道耶…早上貨送來後,他就說有是要出去。」鐵齋仔細的說著 「…那我去找他好了。」夜一說完,又走出了商店 「…鐵齋…你不覺得他們兩個…很奇怪嗎?」小雨嘆出頭來 「嗯,我也覺得。」鐵齋點了點頭 ────。 「真是奇怪…喜助出門那麼久啊?」夜一隨意的走在商店街上 「哎呀~好討厭喔~來嘛~」一個聲音很嗲的女生,用很〝嗲〞的聲音一直大聲的講著話「算你很便宜了啦~來嘛~」 一聽就知道那個女還是在幹麻的…夜一更是連頭都不甩的想馬上離開… 「啊呀…我今天很忙耶…沒辦法…」 這…這個聲音…不就是夜一正在找的人的聲音嗎? 「………!!」夜一用斜眼狠狠的瞪了過去…緩緩的走到喜助身邊 「我真的不行~下次吧~」喜助搞怪的笑容又浮現出來 「啊~~」女孩嘟了嘟嘴 「浦.原.喜.助────!!」夜一生氣的揪住喜助的耳朵 「哇啊~~~」喜助先是大叫了一聲,後來慘白著臉看向夜一「…呃,夜一啊?事情…事情並不是妳想的那樣的啦!我什麼事都沒做!」 「你倒說說我現在在想什麼啊?」夜一殺人的目光注視著喜助 「這…這個嘛…妳沒在亂想就好了!」喜助僵硬的擠出一點笑容 「…浦原喜助!你太過分了喔!」夜一重重的把喜助摔到地上「你去死了算了!!」 夜一不說二話的轉身跑走,留下喜助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地上。 「慘…慘…慘了啦───!!」喜助猛站了起來「夜…夜一啊!!」 ────。 「店…店長。」小雨站在喜助的身邊 「啊?小雨啊?什麼時候站在我身邊的啊?」喜助回過神來 「…從你回來後,小雨就一直站在你身旁啊…」小雨說著「很晚了…」 「嗯…小雨乖~小雨快進去睡覺吧~」喜助摸了摸小雨的頭 「店長呢?」小雨抬頭看看著喜助「嗯?」 「呵呵…夜一還沒回來啊~」喜助又拍拍小雨的頭「我要等她啊!」 「喔……店長要快點睡喔。」小雨點了點頭後,就走進房間裡 「唉…真是的,只是經過那邊就被攔截…本來想快點走人的勒…」喜助無奈的說著「夜一到底跑哪了啊?」 ────。 「喂…喂喂……」一個人影站在喜助的面前 「嗯…?」喜助半瞇著眼,看著前面的人「誰啊?…怎麼那麼亮啊?」 「你不是出去有買東西要給夜一小姐嗎?」人影說著 「啊…對齁…一直放在口袋裡…都忘了呢。」喜助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包小小的盒子,還是特地裝飾過的。 「那你怎麼不快點給她呢?」人影指著盒子 「怎麼給啊?還該死的被看到我在跟別的女人講話…」喜助皺著眉頭,開始咒罵著「可惡!她給我跑哪了啊?」 「她現在就在你身旁…在不快點起來的話,就來不及了!」人影搖著喜助 「她…她在哪?」喜助突然感到無力,又閉上了眼…… ────。 「怎麼了啊?喜助竟然睡在門口…要死啊?」夜一拖著喜助進商店裡 「夜…夜一」喜助皺著眉說著「我跟那人…沒關係的…呀…」 「笨──蛋──!」夜一打了喜助的頭一下「阿勒…竟然發燒了?!喂!鐵齋!」 「夜…一…」喜助抓住夜一的手 「這個白痴!」夜一把喜助拖進房間裡了 ────。 「咦……?」喜助瞇著眼,看看天色已經日上三竿了「那個…是夢啊?」 「店…店長醒了…」小雨在一旁說著,馬上走了出去,隱隱約約還聽到小雨對鐵齋說話著…「店長醒了…要吃稀飯…」 「白痴,你醒啦?」夜一瞄了眼喜助 「夜…夜一?」喜助從床上爬起來 「別亂動!你發燒了!」夜一簡單的說著 「呃…那個…我跟昨天那個女的一點都不認識,我只是不小心被她攔住了!」喜助解釋著 「嘻…我知道!」夜一忍不住的笑了一聲 「有什麼好笑的啊?」喜助不明白的抓了抓頭,發現手上握著精緻的盒子「啊!夜…夜一。」 「…嗯?」夜一轉過頭去看著喜助「怎麼了?」 喜助走到夜一的身旁…邊把盒子慢慢打開… 「夜一,妳願意…戴上這個嗎?」喜助拿出盒子裡的戒指 「……………」夜一倒是被這個舉動嚇到了「這是……」 「就…就那個意思啦…」喜助不禁紅起臉來「妳…願意嗎?」 「……那…我就收下啦!」夜一笑著把戒指戴在無名指上 「啊!」喜助高興的通紅了臉 「吶,這個給你!」夜一把東西塞道喜助的手中 「這是……?」喜助看了下手中的指環…「呃?這個…這不是一對的嗎?」 「嘿!我早就把另一指買下來了!」夜一笑笑的 「啊!!那你昨天早就知道我不是故意要跟那女人……」喜助假裝生氣的說著 「倒是你超遲鈍的!我跟蹤你,你都沒發現耶!」夜一吐了下舌頭 「啊────!我被妳耍了啦!」喜助不服氣的說著 「嘿,我都接受你了,幹麻那麼小氣呢?」夜一這麼一說,喜助倒完全沒辦法抵抗 「那……妳知道有這麼一個故事嗎??」 「────??」 那就是…………… **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*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** 埃及人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已發現, 人左手無名指有條纖細的神經,直接通往心臟。 所以,相愛的二人, 就把戒指套在對方的無名指上, 表示為兩心互屬,一生相愛的証明。 每個戒指背後都是這麼一個美麗的盟約, ...──────不悔的誓言。 **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*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**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