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8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引誘ˇ(索x香)《微H慎入》

  「香吉士!我要肉!」魯夫靠著橡膠的彈力,衝向香吉士…香吉士一個側身,魯夫整著人就撞進廚房裡。   「魯夫,廚房等會要給我整理、整理!」香吉士等著騙人布跟喬巴進廚房後,把門順手關上…將手上的餐點放到娜美跟羅賓的面前「娜美小姐,小賓賓,吃飯囉。」   「謝謝了,廚師先生。」羅賓禮貌的回答著   香吉士微笑著點了下頭,找了另一張桌子,將另外兩份餐點放在桌上…自己的,和他的…   香吉士東張西望著,似乎在找什麼似的…   「廚師先生,你在找什麼嗎?」羅賓問著   「喔啊…因為綠藻頭現在還沒出現,想說那傢伙的午餐,我準備送去給魯夫吃呢。」香吉士點起一根香菸   「你找劍士先生嗎?我剛才在瞭望台有看到他。」羅賓指了指上方,香吉士抬起頭看著小小的籃子…   「喂!綠藻頭!」香吉士試著喊了兩聲,都沒有回應…香吉士吼的更大聲了「死綠藻頭的!你在上面幹麻?快下來!等等午餐會被魯夫吃掉的!」   「廚師先生,要不要我幫你啊?」羅賓問著,手舉了起來   「啊,不用了,我上去看看…我想他一定睡死了。」香吉士攀了上去……    》   你永遠不會知道...    》   潛藏在你身邊的危機有多危險...    》   是那麼足以讓你嚇的臉紅心跳的...    》   當然,你也不可能知道,危機什麼時候會爆發...   「嘿咻,終於上來了。」香吉士拉了拉領結,擦掉額頭上的汗珠,臉上已經有點微紅…一看到索隆大刺刺的睡在籃裡,香吉士搔了搔頭…「喂,綠藻頭的,午餐弄好了。」   索隆沒有反應,大大的打呼聲還是依舊,香吉士沒好氣的盯著索龍…   很久沒有仔細的看著他,他似乎又有點不像我印象中的樣子,應該是沒有改變的,但為什麼會覺得不一樣呢?   香吉士又靠近了一點,為了看清楚面前這個人…   「綠藻頭?」香吉士又叫了一聲,沒有回應…索隆只是皺了下眉,又鬆開眉頭…「綠藻頭?……索隆?」   索隆翻了個身,正好整個背對著香吉士…香吉士不死心的走到另一邊,又緊盯著索隆的臉…   「喂,你醒了沒啊?」香吉士撫著索隆的肩膀搖了兩下,索隆皺了下眉…「喂喂!」   「你真的是吵死了。」索隆突然冒了一句話出來,冷不防的抓住香吉士撫在自己肩上的手,用力的向前一拉,好死不死的正好對上索隆的唇……   「索…嗚啊……」香吉士瞪大了眼,掙扎著…但沒有成功…   在索隆覺得滿足之後,把香吉士壓在自己的下方,一手用力的將香吉士的雙手固定在頭上方,另一隻手順著香吉士的腰到了下面…   「死綠藻頭的!你在幹麻?快放開我啊!」香吉士扭動著身體,索隆只是抬起頭來笑了一下,舔了下自己的嘴角…彎起一抹笑漾   「你都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了,還這麼的靠近我…引誘我啊?」索隆眼神充滿慾望   「什麼…我怎麼知道?」香吉士吼著   「噓,如果你想要被下面那兩位小姐發現的話,可以更大聲一點。」索隆喃喃的在香吉士耳邊說著,手指已經在香吉士後方了…   「你……!!」香吉士把聲音壓低,有點沙啞的聲音,低沉又穩重的聲音,現在摻著慌忙的感覺…「索隆,你冷靜一點。」   「你閉上你的嘴吧。」索隆用力的把手指挺進香吉士的後方…   「嗚…啊……」香吉士呢喃著…索隆又吻住香吉士的嘴…「嗚……嗚…」   索隆把手抽了出來…恍惚的看著香吉士……皺著眉頭,「呿」了一聲,從籃子跳了出去…   香吉士發愣的呆住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只感覺到後方的動楚還隱約著…    》   這次…就放過你了…其實,這只是因為忍不住而做的…    》   下次,當然就不只這樣了。   「廚師先生…你還好吧?」羅賓好心的問著,換來的是香吉士怒視的眼光,這是羅賓認識香吉士到現在都沒看過的…生氣!羅賓聳了聳肩,指著香吉士的襯衫…   香吉士下意識的用手遮住…用斜眼瞄著,襯衫已經破掉了…   「我…抱歉,我先離開了。」香吉士跑進廚房裡,將門給鎖緊…懊惱的坐在餐桌旁邊…   〝你都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了,還這麼的靠近我…引誘我啊?〞……   奇怪,從來都不知道這件事情…那個,我…又該怎麼面對綠藻頭??他看起來很在乎這件事情耶…   香吉士托著頭,想到什麼似的拿出一張信紙…… 〝親愛的香吉士先生:   我知道突然跟你說這件事情,你可能沒辦法接受,但是我還是想跟你說…我已經喜歡上你!   對,不小心,千萬個不小心…怎麼知道…就這麼的剛好… 你要嫌棄我的話,我也做好了準備…如果,你肯接受我的話…就像平常那樣對我吧。                〞   香吉士沉著臉,把信收起來…喃喃的說著「不會吧……?」   香吉士衝出廚房,突然大吼大叫著…   「死綠藻頭!給我死出來!快!」   「在不出來的話!我就再也不理你了!到底出不出來?!」   「……出來就是了嘛,你這個黃金柳丁。」索隆搔了搔頭,打著哈欠…「我向剛才的事情跟你道歉,行了吧?」   「不是!等等!」香吉士把索隆抓進廚房裡…用力的把索隆摔到牆腳,把信紙拿出來放在索龍面前…「這不會是你寫的吧?!」   「…………」索隆又打了個哈欠,仔細盯著信紙   「怎樣?」   「嗯,是我寫的啊。」索隆點點頭「看不出來嗎?」   「誰看的出來啊?!我還以為是娜美小姐還是小賓賓寫的…結果竟然是你!」香吉士用力的指著信紙上的字「這種毛筆字你也會寫?你不是白痴嗎?怎麼會用筆在上面寫那麼漂亮的字?……等等!這不可能…可是…這個我…不不不~~~~!!」   面對香吉士的砲轟,索隆只是覺得好笑…   「怎樣?我以前練劍道的時候,也練過毛筆啊。」索隆不以為意的說著「怎麼?娜美或羅賓寫的就可以,我的就不行?」   「不是這樣說的啊!誰知道是你的啊?」香吉士用力的戳著無辜的信紙「你至少也署名一下吧!」   「……喔。」   「不要『喔』就算了!」香吉士莫名的吼著「而且你根本沒叫過我什麼〝親愛的香吉士先生〞!!」   「你幹麻那麼生氣啊?最多就是讓你誤會了一下,那麼生氣?」索隆挑了個眉   「不…這該怎麼說呢…」香吉士低頭喃喃著…「不對啊…知道是綠藻頭寫的,我也沒啥好生氣的…這個嘛…」   「喂,其實你一直很期待吧?」索隆向前攀住香吉士…伸手摸著香吉士的胸「你一直很期待是我寫的,只是你先前會錯意了,現在知道是我寫的,所以才會這麼反常的生氣。」   「喂,綠藻頭,你想太多了吧?」香吉士掙脫開索隆的手,很鄭重的說著「綠藻頭,我先跟你說,我不可能喜歡上你的。」   索隆很反常的沒有反駁,只是直盯著香吉士讓他很不好受…   「……好吧,既然你都這麼說了。」索隆聳著肩,香吉士覺得好奇又感覺上有點落寞…為什麼這次索隆沒有勉強他?沒有反駁他的說法?   「……你想說什麼?」索隆看著香吉士有點失落的側臉,關心的問著   「你不是說不裡我了嗎?幹麻還問?」香吉士嘴硬的說著   「我沒說不理你啊…只是說我同意你的說法罷了。」索隆覺得香吉士生氣的莫名其妙   「你那樣的意思給了我這樣的感覺!」香吉士皺緊眉頭「而且,你也不曾同意過我的說法,為什麼這次那麼反常?」   「…………」索隆沒有搭話,抿著嘴不說話的站在一旁   「你說啊!」香吉士推了索隆一把   「你…不是都說不會喜歡我了嗎?為什麼還在乎這些?」索隆瞄了眼香吉士「反正我跟你解釋也沒啥用,我要走了。」   「呿…什麼嘛…你這傢伙……」香吉士咬著牙,睜睜的看著索隆走出廚房…你要我怎麼跟你說…其實我很在意…    》   算了…放手算了…    》   他很明白的說了…「我不會喜歡你的…」    》   是啊,這是我一開始愛上他時,就知道的事情。 隔天早上───…   「索隆!到岸上了耶!」魯夫揪著索隆的脖子「我們下去玩吧!」   「索隆,這份是你的零用錢。」娜美給了索隆一個袋子,裡面裝著一萬貝里…   「我要下去一下。」索隆懶洋洋的說著「我大概下午才會回來,可別先開船了。」   「安啦~我要去把這些換成錢,應該也有點耗時間。」娜美拿著一大袋的黃金「羅賓,跟我去換錢,好不好?」   「嗯,我也蠻閒的。」羅賓點了點頭…跟著娜美先下船了…   「魯夫,你去跟騙人布或喬巴玩吧,我要下船了。」索隆白了魯夫一眼,逕自跑下船…   「哈哈哈哈,騙人布,我們去買東西吃吧!」魯夫纏上了騙人布「我要肉!」   「……………」香吉士皺了下眉…「索隆那傢伙…要去哪?喝酒嗎?」 咖啦……   (等等!那不是這鎮上的…酒家嗎?!)香吉士臉色慘白了一下…(索隆進去了…我也該進去嗎?)   「帥哥~站在這裡幹麻?」一個穿著低胸露腿的美女拍了拍香吉士的肩膀…   香吉士愣了愣…「啊哈哈…我想進去找人一下。」   香吉士慢慢的推開門,裡面的菸酒味超重,香吉士已經有點頭暈了…   (老天啊,索隆不覺得這裡很詭異嗎?)香吉士搖搖晃晃的走進店內,坐在吧台旁…   「先生,你要什麼服務呢?」服務員有禮貌的問著   「來杯萊姆酒。」香吉士摀住鼻子…(廚師的嗅覺和味覺可是很重要的耶!這裡竟然這麼臭…)   「先生,酒好了。」服務員拿了杯酒給香吉士…   「謝謝。」香吉士皺了皺眉頭,到處都看不到索隆的身影,他明明進來的…「喂,剛才不是有個綠藻頭的進來嗎?」   「……你說那位大爺嗎?」服務員想了想,笑著「他出手很大方呢,剛才帶了幾位美眉就進包廂了。」   「啊?綠藻頭很大方?」香吉是又皺了眉頭「他到底在搞什麼鬼啊?還帶美眉進包廂?」   「你認識他?」服務員瞪大著眼   「不不不,一點都不認識。」香吉士搖了搖頭   「哦?…這杯酒也請你喝吧。」服務員笑了笑…還好服務員是男的,否則香吉士也不會喝 咕嚕…估嚕…   「你覺得我調的怎樣啊?」服務員笑了笑…香吉士只覺得頭暈的更厲害…   「嗚、嗚…你的酒精成分那麼高啊?」香吉士搖了兩下頭「我好睏…」   「不是的,你應該是酒量不好吧?」服務員還是微微笑著   「不會啊…我都跟綠藻頭的…喝酒……」香吉士趴在吧台睡了起來…   「呿…」索隆喝著酒,看了看幾位吃錢的女人,讓他更頭痛了…(反倒,我對女人還真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…)   「不要只是一直喝酒嘛~」女人嗲嗲的說著   「不要吵我。」索隆不耐煩的瞪了女人一眼「我要去廁所,閃開。」   「呿……」女人們躲到一旁去……   (搞什麼嘛…被他拒絕後,反而更難受,而且還蠻不能面對他的…)索隆走出包廂…(………那裡在熱鬧什麼?)   索隆走到吧台前,香吉士被女人包圍住,身上被搜來搜去的…   「诶诶,他身上有好多錢耶。」女人高興的叫著   索隆皺著眉頭,把女人手中的錢袋搶回…   「你們在幹麻?」索隆瞪著他們…最後瞪向服務員…「你說,他怎麼了?」   「大、大爺…這…我……」服務員被嚇的半死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…「我不是故意的啊!」   「哼。」索隆把香吉士扛了起來…走出酒店…(這傢伙真輕…自己是廚師還這麼輕,他自己有沒有吃東西啊?)   「嗚嗯…」香吉士難過的皺著眉頭   「喂,你沒事吧?」索隆問了下,香吉士似乎還在沉睡,只是因為搖晃所以感覺到痛苦吧?   (這傢伙…身為廚師不知道酒店多危險嗎?還一點防備也沒有,在那被吃了也不知道…)索隆想著不禁臉紅了起來…「媽的…亂想什麼啊?」   (不過,他幹麻進去啊?)索隆瞄了眼香吉士的臉龐…乾乾淨淨的,沒有一點灰塵的潔白…根本就是女的嘛!!   索隆用力的甩了甩頭,自己別再亂想了!!   索隆把香吉是放在樹蔭下,進商店買了兩瓶冰水…將冰水放在香吉士的額頭上去溫…自己開了另一瓶喝了兩口…   「哼……」索隆悶哼著…(明明知道的…為什麼放不開…)    》   即使這次我救了你…    》   我也沒有打算要你的回報    》   因為我已經知道你的決定了…    》   我也決定…好好的忘記你。 ─────…    》  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    》   只覺得對女人的那種感覺沒了興趣…    》   倒是對〝他〞產生興趣…    》   應該不是因為他對我做了以上那種事情吧?   「……喂,綠藻頭。」香吉士走到索隆旁邊…「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為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?」   「我怎麼知道啊?」索隆搔著頭,用餘光瞄著香吉士   「我聽魯夫說,是你送我回來的啊!」香吉士揪住索隆的衣服「你是不是在酒店趁我昏睡的時候對我亂來?」   「沒有。」索隆很快的回答著,香吉士極為不相信的看著索隆   「你怎麼能這麼肯定?」香吉士放開索隆   「因為我什麼都沒做。」   「………我不相信!」   「要怎樣才信?」索隆抬頭看著香吉士   「說說看我後來怎麼了?」香吉士也坐在地板上   「後來你差點被敲詐,還好我發現的快,我就把你帶回船上了。」索隆說著   「……就這樣?」   「就這樣,不然呢?」索隆挑了個眉,香吉士搖搖頭準備走人…「為什麼呢?為什麼現在那麼喜歡找我麻煩呢?」   香吉士沒有理會的快步走掉……   (「為什麼現在那麼喜歡找我麻煩呢?」……為什麼會覺得,不跟他吵架會覺得無趣呢?)香吉士一個人待在廚房裡面,邊煮著東西邊想著索隆的話…(我應該對男的沒興趣…不對…其實一開始看到他,我就已經對他的態度很不一樣了。)   香吉士發愣的站著…門傳來了開門聲,香吉士轉頭看向門…瞬間期待著進來的人,就是索隆…………是…是索隆!!   「喂!笨蛋!失火啦?!」索隆突然衝了進來,把香吉士推開,拿著自己的外套撲到火爐上滅火…香吉士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,索隆走到香吉士的身旁蹲下,仔細的打量著香吉士上下…   「嗯,還好沒受傷。」索隆笑了笑,香吉士還愣愣的看著索隆,嘴巴微微的開著…「怎麼了?燙到了嗎?」   香吉士搖了搖頭皺著眉,還是看著索隆…   「喂…綠藻頭…」香吉士拉了拉索隆的手   「嗯?」索隆看著香吉士…   香吉士吻上索隆的唇,細細綿綿的將舌頭探入索隆的嘴裡…索隆熱情的回應著香吉士的舌……   香吉士別開臉…索隆才開始疑惑的搞不懂狀況…   「你………」索隆抿了抿唇…剛才的事情不像假的,不是香吉士跌倒,也不是自己主動的…那麼香吉士現在的意思是什麼??   「我…我只是…」香吉士張著嘴不知道說什麼好…   「只是?」   「只是…忍不住…所以才…」香吉士看了眼索隆,索隆愣愣的呆著   「索隆,你不要誤會了!……還不是你上次對我那樣…害我現在也怪怪的…」   「我上次那樣對你?」索隆搔了搔頭「那你有感覺應該是找娜美或羅賓吧?幹麻對我?」   「這我怎麼知道啊?」香吉士忍不住的吼著「一定是我出了問題……」   「………既然你覺得自己出了問題,就檢討檢討啊。」索隆站起身,拍拍灰塵「我餓了,快煮飯!」   香吉士看著索隆走了出去…   (不對!不對!不是這樣的!)香吉士的思緒打结一般…(我對索隆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?)    》   我已經搞不清楚這一個問題了…    》   但是我相信,這絕對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的問題。    》   所以我決定好好找個正常人談談…   「廚師先生,你找我有事嗎?」羅賓坐在涼椅上,對面坐著香吉士…只見香吉士一臉正經的看著羅賓   「小賓賓…妳一直知道我對妳的感覺的…對吧?」香吉士顫抖的說著,羅賓點了點頭……   (等等!現在在演哪一齣?為什麼香吉士在對羅賓……告白嗎?!)索隆無意間注意到香吉士跟羅賓的對話…索隆躲在牆後搔著頭,然後走人…(不行的,不能偷聽…因為我已經要放棄他了…算了,他跟羅賓在一起也好。)   「小賓賓,我想問妳…妳是不是覺得我最近怪怪的?」香吉士問的很小聲…   「嗯,你表現出一種我沒看過的樣子。」羅賓點了點頭,想起上回香吉士對她怒視了一眼…   「我覺得…我真的怪怪的…」香吉士有點崩潰的說著「我好像…好像喜歡上了…」   「………?」羅賓看著香吉士要說不說的…「娜美小姐?」   「不是…」香吉士搖搖頭「是索隆…」   「…………廚師先生?你還好吧?」羅賓有點無法接受的樣子「這是真的嗎?」   「嗯。」香吉士很正經的點了點頭「我想問…我現在到底怎麼了?」   「嗯…我想…你應該是因為被他吸引吧?」羅賓馬上恢復正常,香吉士一臉無解的看著羅賓,「這麼說好了,你應該是有什麼地方不足,而他擁有…所以你被他吸引了。」   「他有什麼我沒有的?」香吉士抓了抓頭   「嗯…說不定是…對同性的感覺吧。」羅賓開玩笑的說著「你以前只跟男的在一起,而現在遇到了娜美小姐跟我,難免會因為突然就錯亂了…其實,更吸引你的是你的同性。」   「哦………」香吉士拉長了尾音又點了點頭「我懂妳的意思,只是我…還是不太能相信這件事情…」   「人都會慢慢接受的,加油吧。」羅賓笑了笑,就走離開香吉士的旁邊…    》   我想我瞭解了吧。    》   雖然目前很難接受…    》   但是有這種感覺了,我應該會好好去適應一下。   「羅賓,這個點心給妳吃。」香吉士笑著送上了果凍,羅賓也笑了笑回應著,索隆則躲到船艙裡…   (綠藻頭那傢伙…現在都給我搞失蹤…一艘船他還能這麼會躲,真是的!)香吉是除了吃飯的時間外,幾乎遇不到索隆…   「嗯哼~~…嗯嗯……」索隆哼唱著慢歌…也是一首悲歌…「多麼希望~現在的你能了解我的心意…即使你已經忘記~但多希望我能更有勇氣去找你~」   (忘記~忘記~…當作沒這回事…)索隆靜靜的閉上了眼睛沉睡過去……   「索隆!索隆!」   索隆瞇著眼,看到眼前的香吉士…「如果是作夢,那就算了…」   「…是啊!你是在作夢!」   「嗯。」   「你不想跟我說什麼嗎?」   「要說什麼?」索隆皺了皺眉頭…   「嗯…像是說…『多麼希望~現在的你能了解我的心意~即使你已經忘記~但多希望我能更有勇氣去找你』這些話。」香吉士笑了…在索隆的眼裡好耀眼…多久了?多久沒看到香吉士對自己笑了?   「嗯…我沒有勇氣…」索隆抓了抓頭,微微的笑了…「但是能在夢裡…看到你笑,那就好了……」   「你這樣子就滿足啦?」   「嗯…我不奢望會有更好的結果了。」索隆嘆了一口氣   「索隆………」香吉士的臉靠近索隆的臉,笑的很嫵媚…索隆忍不住的向前吻著香吉士,香吉士沒有任何的反抗,就隨著索隆的動作而擺動著……   「在夢裡…就這樣子吧…」索隆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著…  滿足的貪婪著香吉士身上的氣味,和完美的身材… ………   「嗚哦…索隆……小力…」香吉士發出呻吟聲,索隆啃咬著香吉士的耳朵…手指已經深入後方…香吉士擺著腰,無力感瞬間竄升上香吉士的身體…   香吉士用力的扯住索隆的衣服,手指也滲入索隆的背,成了一條條的紅痕…索隆沒有減弱一點力道…但還是有點愛撫的親吻著香吉士的脖子…   「放心…等等就不痛了。」索隆喃喃的說了一聲… 叩叩叩…… 敲門聲打斷了索隆的思緒…   「索隆?你在裡面嗎?」娜美的聲音傳了出來…索隆震驚的愣在床上…下方的香吉是沒有理會門外的娜美,反倒拉住索隆…   「放心吧…我有鎖門的。」香吉士小聲的對索隆說著… 索隆愣愣的看著香吉士…   「……這是作夢?」索隆已經搞不太清楚了…   「騙你的…這是真的。」香吉士自己吻上索隆,索隆也不顧門外的娜美,執意的吻著香吉士……   「你會後悔的。」索隆賊笑了一下,繼續了剛才的動作,香吉士還是喘噓噓的呻吟著…只是很小聲罷了…   「……不在裡面嗎?」娜美的聲音充滿疑惑,接著腳步聲走遠了…   索隆舔了舔香吉士的嘴角,有點甜甜的味道…可能是因為他是廚師吧?   香吉士不甘示弱的撫摸索隆的胸,故意的吸吮著胸前的兩點…索隆為香吉士的調皮而笑著,自己更是不留力氣的深入香吉士的後方…   瘋狂了一個下午…   索隆跟香吉士都無力的躺在床上…   「香吉士…」索隆看著香吉士笑著「再一次…。」   「不要。」香吉士馬上回答「我很痛耶,說什麼等等就不痛了…根本是屁話!」   「混帳!你自己不會好好的調適一下啊?」索隆瞪了香吉士一眼   「哼!這個死綠藻頭的,太囂張了喔!」香吉士吐著舌頭   「你說什麼?!」索隆起身跨在香吉士的身上…「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?」   「不要!不要!啊─────!!」香吉士來不及逃,被索隆牢牢的抓住了…   「放心…不會了,我知道你說會痛就是會痛…」索隆抱著香吉士,摸著香吉士的頭髮…「今天就休息吧。」   「嗯。」香吉士笑了笑,雙手也環在索隆背後…    》   這、就是「戀愛」嗎?    》   感覺上很可笑,在別人的眼裡也是很怪異的配合,    》   但誰能保證不會對誰心動?    》   我們相處的方式…還是跟以前一樣…    》   對,這就是我們兩人最適合的方式…   「笨蛋!早餐呢?」索隆用力的拍著桌子   「早就被魯夫吃掉了。」香吉士心平氣和的說著「不過我倒不知道,綠藻頭原來是個睡死豬。」   「你說什麼?!」索隆揮了一拳過去,香吉士用腳擋住了這一拳「還不是你要我去修船艙!要不然我怎麼會睡那麼晚?」   「哼,我早看穿你了,單細胞生物。」香吉士笑著,索隆生氣的又揮了一拳,兩人打成了一片…    》   看來…這種相處方式,是最好維繫我們感情的方式了。    》   即使不是愛著常理中的「異姓」,    》   但是,對我、對他又有什麼差別呢?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