〝美妙的槍殺樂章〞

關於部落格
藉著射殺,把自己浸在享受之中…感受著鮮血綻放的過程,流竄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…那是如同愛一般絕美的殺意啊…
  • 78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失誤(吉良篇)

  「還…還有事嗎?市丸隊長。」我害怕的問了一聲   「不…沒事。」隊長換上一貫的笑容,繼續看著資料。   說實在的…現在的我根本不敢直視市丸隊長…誰叫昨天發生了那種事情…!!   結果市丸隊長今天看起來也沒什麼不一樣的…反倒讓我更緊張了…   「啊!吉良啊?」藍染隊長正好走出了五番的辦公室「去哪啊?」   「去六番。」我恭敬的說著,準備離去…   「對了,吉良…昨天…」藍染隊長的臉上帶著不太一樣的笑容,用讓我發冷的視線凝視著我…   「昨…昨天怎樣?」我不安的問著   「昨天…你跟市丸…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情?」藍染隊長說的迷離,但我知道…他知道我昨天跟市丸隊長發生什麼事了…   「不不不!!昨天什麼都沒發生!!」我急著說完就跑,只聽到藍染隊長悶〝哼〞了一聲…   到了第六番隊,我鬆了一口氣…   「吉良!!我聽說了!!」阿散井一看到我進門馬上對我大叫著   「聽…聽說什麼?」我突然覺得不安又升了起來…   「我是聽雛森說的…」阿散井湊到我的耳邊「其實…你昨天跟市丸…」   「…────?!」我馬上把阿散井推開,重重的把資料丟在桌上「昨天…什麼都沒發生啦!!」   阿散井有點被我嚇到,睜大著眼看著我…   「我只是想求證一下…幹麻推我啊?」阿散井皺著眉「真的沒事嗎?」   「沒事!沒事!我要回去了!」我紅著臉衝出了第六番隊…   該死的!雛森會知道…一定是藍染隊長跟她說的!   不想想那個雛森是個大嘴巴的…我這下慘了啦!   我快步的回到三番…   「………」我不敢說話,馬上坐回位子上   「吉良!」銀先出聲了   「呃?什麼事?」我抖了一下   「今天晚上…要繼續吧?」銀對我諂媚的笑了一下   「呃…隊長…我想…不……」我抖的說話都斷斷續續的…「我想…不用了…!!」   「…為什麼?」   「因為…那個…該怎麼說…」我四處張望了一下「藍染隊長…昨天好像有看到…這樣下去…不好吧?」   「…有什麼關係?只不過被看到而已。」銀說的輕鬆,我已經快哭出來了   「市丸隊長!那是你沒關係…我…我關係可大了!」我趴在桌子上   「…你在哭啊?」銀走到我的身邊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安慰著我「好啦~我忘了顧慮到你了…那…今天…你就只好自己用囉?自己用是很辛苦的,真的不用我嗎?」   「……對啦!要是再被別人看到…就慘了啦!」我趴在桌上猛點著頭   「哦?好吧!」銀走回自己的位子   那天晚上────…   我作夢都不會想到…他們竟然埋伏在我房間的四周…   「……自己用…好像…真的蠻不好用的…」我自言自語了一下「…偷偷去請隊長幫我用好了。」   我躡手躡腳的跑到隊長的門前,   「…市丸隊長?」我小小聲的說著   「是吉良嗎?」裡面傳出市丸隊長的聲音…   「對,能請隊長…幫我嗎?」   「呵…還是要我啊?」市丸隊長笑了一聲,從房裡走了出來…他身上只穿著鬆垮垮的死霸裝…竟然沒有用腰帶綁著「走吧…去你房間!」   「呃…嗯。」我低下頭   走回到我的房內…   「隊長…要小力一點…」我漲紅著臉說著   「我知道~吉良怕痛,是吧?」銀笑出了幾聲   「別…別笑我啦!」我生氣的說著   「好啦~快把上衣脫了!」銀還是笑著   「………/////」   ────此時房外埋伏了一票人馬……   「诶?跟藍染隊長說的一樣耶…」雛森偷偷的說著   「我沒騙妳吧?」藍染在一旁得意的說著   「真的假的啊?吉良他……」阿散井在一旁不敢相信的直盯著房內…   「哇啊!市丸隊長…會痛…會痛啦!」房內的我叫著,因為真的很痛嘛…   「你不會忍耐一下啊?」銀用力的說著「你不想想我這樣也很辛苦耶!」   「嗚…不要…不要再用力了啦…」我無力的說著「下次…不找你了啦…每次用都這麼痛…」   「哼…只會這麼任性…」銀皺著眉頭「用〝這個〞就是要大力一點啊!」   「是你太固執了啦…小力一點也行啊!」我眼邊泛著一點淚光   「這麼一點力氣你就哭啦…真不成氣候。」銀挖苦著吉良「好啦,別哭~」   「吉良…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啊?」阿散井竊笑著   「他好像已經很久了…昨天突然被市丸發現!」藍染說著   「哦…看不出來…」雛森也偷偷的在紙門上戳了一個小洞…雛森紅著臉「我第一次看到吉良沒穿衣服的樣子耶…好色的感覺喔…」   「啊!對齁…雛森怎麼可以來看?」阿散井突然想到「去去去,妳是女生,快閃邊涼快去。」   「真過分…我擔心吉良不行啊?」雛森吐了吐舌頭,瞪了阿散井一眼   「啊……」藍染突然出聲…門也打開了…   「請問…有事嗎?」銀站在他們的面前   「哇啊!!」我馬上拿起衣服遮著身體「你們…!!」   「啊哈哈…哈哈…」阿散井乾笑了幾聲   「為什麼連雛森也在?」我通紅著臉,指著雛森   「捏…我擔心你嘛!」雛森抓了抓臉   「最後…大家還是知道了…」我虛脫的說著   「诶?對了~吉良你背上的淤青是哪來的啊?」阿散井好奇的問著「怎麼那麼大一片?」   「……說起來真慚愧,我上次偷跑去人間…結果誰知道…穿界門竟然開在懸崖旁邊…」我嘆了口氣「沒注意之下…就掉下懸崖…淤青一大片還算好的勒…」   「哦~」阿散井竊笑著「虧你還是副隊長…還會出這種錯…」   「啊───!所以我才不想讓你們知道啊!」我把上衣穿上「誰知道昨天不小心被市丸隊長看到…」   「哦~有啥關係嘛~」阿散井笑了笑   「真是的…這下子我的臉都丟光了…」我低下頭   「哈哈~反正你也大難不死嘛~」阿散井大力的拍著我的背「還怕啥丟臉啊?」   「哇啊───!!痛啊───!!」我痛的趴在地上「你很故意耶!!」   「嘻~」阿散井笑咪咪的踩在吉良身上「這樣子會好比較快吧?藥拿來~~」   「不────!!」我慘叫著…藍染隊長走回舍隊…雛森用同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後,也跟著藍染回舍隊…   「吉良,不要玩太晚了~明天還要工作喔!」銀說完,就笑著離開了…   「救…救我啊…隊長…」我覺得我已經死在地上…任由阿散井殘酷的幫我上藥……   經過那一次後…我再也不敢叫人幫我擦藥了…   真的是痛死了────!!   那些人真的是一群沒同情心的傢伙…   可惡啊!!   為什麼我會那麼〝菜〞…掉進懸崖……   我本來開門的時候發現差了幾公分…   沒想到一差就差了一公里…難怪會算不準…   唉…我只能嘆氣了…                 ───────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